« February 2011 | Main | April 2011 »

March 29, 2011

草民跪拜程皇

前天写了个blog,被转载不少。转天见FT中文网刊发腾讯科技频道总监程苓峰文章一篇《韩寒是1微博是0

此文观点对错暂且不说,其中【随同韩寒博客火起来的。还有两篇草民写的博客,被很多V用户称为"比韩寒更精彩,更狠辣"。】一句看的颇为疑惑。从下文描述,这两位草民的文章至少有一篇是我那篇。

草民这词已经多年不见。自从封建帝王时代结束,自民国以来,中国只有公民,再无草民这一说。实在令人不解这说法是怎么冒出来的,难道是程总监文化程度不高,把公民二字误写成草民?想来也不对,既然能在一个市值第一的互联网公司做总监,还给媒体写稿,文化程度不高是说不过去的。FT中文网之前也算靠谱的媒体,编辑也不应该连错字都看不出来。这猜想应该不靠谱。

再看原意,草民这词就算使用,基本也用于自嘲,但用在他人身上,那就是嘲讽。就像程总监可以自称"家慈的犬子"(王仲夏创造的这个说法),但我要冲着他说一句犬子程苓峰,估计他也得跳起来。如果是拿草民二字替我自嘲,那就是说程总监缺点起码的文化修养,好歹也算个文化人,这猜想恐怕也说不过去。

原句说到"被很多V用户称为",莫非这V用户是草民的对称说法,加V就不是草民,不加就是?想这草民一说,是皇权时代没官职的人自称的,如果在新浪微博加V被程总监当做一种官职,那么新浪就被他当作了皇权,对于到现在的概念,新浪微博就是政府。这说法置党和国家于何处?莫非因为腾讯微博竞争不过新浪,就派了他们的总监一名暗中怂恿众人以新浪当政府,好早日给新浪扣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这猜想太阴谋论也太宏大,看的我自己都心惊肉跳,不妥,也放弃了吧。

好吧,这词是想不明白了,还是看看这文章吧。

按照互联网的规矩,如提及别人观点,尽量加引用链接,这样读者可以顺着线索扩展阅读。这种扩展带来了更多的知识量和交互,也是知识共享的基础。程先生此文提及别人观点不少,链接反而一个没有,这也是难能可贵的。一般来说,如果不加链接,也尽量应该指出原文是谁写的,以供读者查询。志向远大点的作者,您就算不为了读者方便,假使您的文章能流芳百世,将来人们考古找起来线索也方便,也算好事。做为一个互联网公司工作的人,如果不按照互联网的规则办事,这文章写的就不算合格。

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什么,翻看程苓峰老文,此人时常辟谷,对不起,我看到这两个字和科技中心总监的头衔放在一起,"顿时就凌乱了"。这样说来也就大约可以理解了,大概是程先生辟谷太多,营养不良,精神恍惚,穿越回了某个朝代,自己成了皇族,看我们这些blogger自然就是草民了,除了跪拜一下程家皇帝,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调侃归调侃,正经说说我的希望:

1 在互联网上写文章,要按照互联网的规则来,该引用引用,该链接链接,方便读者,尊重原作者。
2 摆平心态,人没有三六九等,既然来交流,就平等交流。
3 不要过度放大微博的作用,这只是交流方式的一种。

最后,同为FT中文网撰稿人,我认为FT的质量日益下降,至少几年前我所熟悉的FT,不会刊发这种质量的文章。考虑到FT中文网北京办公室正在搬家,大概是工作环境变化,有点浮躁,可以理解。希望FT保持固有质量,不要因为营业额,团队的扩大而降低品质。


March 26, 2011

写给和百度作战的文艺工作者们

我是一个靠写代码生活的人,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和创造文艺产品的人--比如写书的作家--是非常一致的,盗版问题同样影响着我们,只不过我们用的是和作家不一样的语言来创造产品。比作家们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完全脱离中国市场,去做英文的德文的日文的法文的软件,而且特别不要做中文的软件,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作品在一个正常市场内销售并获得应有的收益。我们认为中国的问题无解,于是我们放弃了。我们不再愿意创造中国人普遍可用的工具,因为赚不到钱。作家们比我们悲哀一些,因为文化和语言是有民族性的,你们不能把中文的作品卖给其他国家的人,也很难快速学会用其他文字写作。于是,你们只能死磕。

在前面的这些年,大家始终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从来没有什么行动,虽然你们可能早就从百度mp3下载音乐,下载盗版软件,损害着其他领域的创造者们。今天你们也面临着一样困境。现在痛苦终于降临到了你们身上。

或许你们还记得,不到一年之前,google books索引你们的书,仅仅是索引(用户只能在搜索的时候展现片段内容做为提示),而不是让用户阅读,google就愿意付给你们60美元。但你们嘲讽的拒绝了,你们认为那是作恶。比如王晓峰这篇 《股沟挖了一条沟》 当时我就明白,过不了多久,你们会后悔的,但是确实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事实上google books确实没有作恶,他们做的事情和书商摘取你们作品的片段放在广告宣传页上一样,让读者搜索感兴趣的内容的时候,知道你的书中有提及,如果要阅读,需要付费。

数字化大潮势不可挡,这本来是全球搜索巨人释放的极大的善意,这大概也是数字阅读解决方案中,技术和商业结合最好的方式。可惜王晓峰这种自傲的文人认为是作恶。他那篇讽刺google的文字到现在还能搜索到很多,我承认王晓峰影响力不小,但他错了。大部分作家或许都是这样,他们活在自己理解的世界中,不愿意学习新东西,甚至连多想一些都不愿意。在他们的世界里,就是出版卖书赚钱,从来没想到世界变化如此之快。在上一次对google的攻击中,只有韩寒认真的了解了google到底干了什么,并公开发文支持。对这个事情有兴趣的可以读韩寒这篇blog: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fzmm.html

而今天你们看到了百度文库可以不花钱看你们的文字,于是你们集体愤怒了。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这还不算什么,对你们更有杀伤力的,是百度和爱国者一起做的叫做"百看"的电子书。新闻见此:http://tech.sina.com.cn/digi/mp4/2011-02-23/19475209593.shtml 这是爱国者出的电子书阅读器,它的特点是可以直接连接到百度文库。今天你们知道了百度文库是什么,那你们终于可以想象当人手一本这样的电子书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就是人们只要买这么一个设备,就可以想看什么就看什么,而且阅读体验和纸书差不多,可以随身带着,比纸书方便多了。这个计划如果成功,那就是你们这个行业的灭顶之灾。百看我一不小心就会打成白看,这名字起的真好啊。

呵,对于百度和爱国者,他们管这个叫做"希望能将更海量的知识、文档和消费者分享",对于你们,意思是人们再也不用花钱买你们的书了,到时候恐怕不仅作家会死,出版公司也会死,大出版社或许不会死,但他们也只能靠印教材活着了,印厂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要说什么破坏了社会稳定,这东西才是,他会瞬间摧毁几个行业,摧毁文化的基础。盗版从来都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成建制的盗版,百看和百度文库都是成建制的盗版。所谓成建制的盗版,意思是说盗版者不需要付出任何东西,甚至不需要知识和技巧,直接就可以"享受"盗版,这种盗版用起来比正版还舒服(正版无论如何都要有个购买过程,总是多了一步)。这时候,谁会傻瓜的麻烦去付钱呢?在和成建制盗版对抗的过程中,我们软件作者们想出了最多的花样,各种加密,各种功能限制都被用来保护软件,软件作者以牺牲产品体验为代价进行加密,甚至曾经不惜破坏盗版者的电脑。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失败了,至少在中国失败了,到今天还有专门盗版iPhone软件的网龙活的很好,并以此做为盈利模式。幸好在美国,通过法律,大家都成功了。对于搜索引擎所谓的"避风港原则",美国也有"数字千年法案"应对。(google的数字千年法案看这里 http://www.google.com/intl/zh-CN/dmca.html )。按照这个历史看,如果不改变方法,对文字作品的斗争,在中国一样会失败。

这次所有作家写出来关于这件事的文字,看着都是那么的无力。请问你们面对抢劫者的时候,哭穷,叫惨,这些都有用吗?没用的。你们需要战斗,而且要用自己擅长的方式来战斗,把对方拖入你们擅长的战场中,并击败他。对于作家,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文化摧毁对方的品牌。做法很简单,不用正面去攻击骂对方,你们只需在自己创造的文化作品中,让作品中的角色说话。比如很酷的主人公会对别人说"用百度真丢人",漂亮的女主角拒绝追求者的时候会说"你还用百度,这么土,我才不跟你交往"。我这只当扔块砖,具体的技巧你们擅长,就像前面提到王晓峰那篇愚蠢的blog,影响了很多人,他们会拿着这个来说"你看,google也作恶嘛"。作家本身就是媒体和文化的创造者,你们有能力不依靠别人,仅靠自己在文化和品牌上摧毁对方。。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把作品中反面角色的名字起成李彦宏"的办法并不好,因为你们要对付的是百度这个品牌,并不是其创始人。换言之,李彦宏卸任百度CEO,盗版的状况大概也不会变好。

前面很多年,google被欺负你们不说话,甚至你们还参与欺负google。现在,你们知道了google的好。虽然我觉得你们活该,但现在还不算太晚,来战一场吧!这战斗不会一帆风顺,因为对方有钱,你们很有可能会被要求删除相关内容,很有可能百度在你所谓的媒体投放了巨额广告,你的领导要保护他。但这其实都不算什么,百度虽然势力庞大,但也比不上***强大,你们不也在作品中变着方的挖苦他们吗?这就是所谓"你们擅长的战场"。

你们大概会质疑这种办法的效果。这确实是一个长期的缓慢的过程,但确实有杀伤力,文化的威力,你们最清楚。只不过,你们得丢掉心理的幻想,不要觉得对方是可以谈价钱的。你见过拉磨的驴子和主家谈价成功过吗?对于百度,你们就是那驴子。这是你死我活的战争,甚至不是你们自己的战争,是文化行业的战争。请你们不要拒绝新媒体,传统出版一定会消亡,而且消亡速度在逐渐加速,要学会正确的使用新媒体。或许当你们这么干了,百度会付出公关费来摆平你们,他们现在每年也支付着大量的公关费对付各种负面,但这些钱不会给你们这些创造内容的人。甚至将来百度变成唯一渠道的时候,你惹急了了他们,他们会干脆在搜索结果中封杀掉你。如果大家都用百度,你这个人在互联网的世界就像不存在一样了,不要以为荒唐,这就是现在网站站长们碰上的问题。所以现在动手还不算太晚。除此之外,你还能做的了什么?

至于不用百度还能用什么,我的妈妈65岁,用google几乎所有的产品。其他,你们自己看着办。

Google退出中国的时候,你们一声不吭,之后的两个月,你们对google books口诛笔伐。今天,如果你决定不做什么,不写什么,至少也应该把我这文章让更多人看到吧。

注1:王晓峰并非错字"王小峰(真名王晓峰,笔名王小峰,网名带三个表)" 来自互动百科

注2:去年我写过一篇关于百度和google的blog,如果你看完本文有兴趣知道更多,请看这里 http://blog.devep.net/virushuo/2010/01/14/blog56google_blogtinyfool_1_go.html

March 23, 2011

关于ruby/ror我的体验和看法

这几天在twitter上说到不少ruby到底好不好的事情,总结一下,写了这个blog。

今年年初开始我打算深入体验一下ruby on rails,对我来说,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新语言"了。在这个深入体验开始之前的几年,也有若干次浅尝辄止,基本都是玩了几下,觉得要学的东西真多,用PHP顺手写一个也很简单嘛,就放弃了。

但我想一个东西迅速风靡世界一定是有原因的,就算我最终不去真正使用它,弄清楚背后的原因也是值得的。于是我就放下了老程序员的心态,像一个初学者一样从最基本的文档看起,尝试各种大家称赞的项目,搞不懂的地方就去问熟悉ruby的人,不仅问如何实现,还要问"为什么会这样","过去什么样","其他语言解决某个问题的方法在这里如何对应"。几个月下来,虽然我还没能用ror真正开发一个完全独立的项目,但总算是有了一个全貌的概括性了解,也知道了历史和文化,体会了社区的氛围。这个时候,我想大概是可以对rails发表一些评论了。

在这一次尝试之前,我最担心的事情是"性能问题",现在看来这是一个伪问题,首先ruby的性能并没有这么差(前几年确实不太好,不过现在已经很好了),其次,用来做一个网站应用,无论是什么语言,最后都要依靠缓存和分布来解决,也就是说最终都要依赖于正确的系统架构,而不是语言本身的性能,最后,就算是性能真的差又完全不可解决的问题,完全可以用效率更高的语言来写,把处理的结果通过各种通讯方式交给ruby就是了。在计算机硬件发展到今天这样,性能问题大多不存在,只有架构师水平的差距。我见过很多用了几十台机器的系统但抗不住几十万的负载,这能怪语言和平台本身的性能差吗?

在所有关于ruby优点中,我唯一不能认同的是"学习曲线平缓",事实上,ruby的学习难度比较高,确实远远高于PHP,要说平缓,大概是相对于J2EE的平缓。我相信这是很多对ruby误解和攻击的来源,从表面上看起来,要学会ruby尤其是ror,至少需要理解设计模式,知道服务器系统的运作方式,甚至需要熟悉操作系统,要用好ror,更需要接触各种项目和各种标准,这些都需要花去很多学习时间。同时配合的还有各种测试工具,部署工具,虽然不是必须,但最终还是要学的(这里我还欠缺很多呢)。我曾经开玩笑说ruby社区的人破坏了英语的纯粹性,因为他们fork新项目太容易,大家都喜欢创造各种开源项目,直接符合功能的名字都被用光了,于是只好用各种奇怪的相关的英语单词,以至于搜索很多英文单词竟然会找出来ruby的项目。这些东西直接塞给一个初学者确实有很大的压力。ruby on rails的Getting start又太停留在表面,勉强算是尝鲜,距离真正实用差的太远。相对来说,PHP就简单多了,页面直观对应在PHP文件上,什么都不用懂也能写(当然写好也很不容易),这造成的结果就是谁都可以懂PHP,但不是谁都能懂ruby。人们为了掩盖学习的痛苦,就容易去攻击对方无用。在我这次下决心深入学习之前,我也觉得PHP最好,记得之前某次尝试的时候 @rainux 跟我说,刚刚上手是很难感觉到ror的好处,需要持续用一段时间才会慢慢发现。

ror在架构和开发流程管理也坚定的支持了很多理论,比如MVC,比如敏捷,比如TDD...这些同样增加了学习成本,当然也增加了被攻击的接口,比如:TDD太扯淡了,所以ror也扯淡。或者:我最讨厌敏捷了,所以也讨厌ror。实际上,敏捷和TDD本身都没错,他们都有成熟的方法论和实践,有足够好的工具配合,能解决很多问题。如果不认同这个,只能说是开发和项目管理经验太少,没碰上过复杂问题。有错的是对敏捷和TDD的错误鼓吹,两者不能混在一起。

另外一个常见说法是寻找ruby的大流量项目案例。但其实寻找ruby开发的"top项目"没意义。DHH和37s创造的都不是适合所有人的产品,他们只愿意在某一领域做到最好。不是所有人都有兴趣创造亿级别产品,何况也没几个人真能做成。对大部分项目,千万是一个很好的级别,那是ror最佳实践领域,而在现实中,大部分项目能做到100万pv,已经算了不起了,想亿级别pv的技术方案未免过早了。

在组织技术团队的问题上,流行语言的难度是差不多的,10个人的团队任何语言都很容易组织起来,但换个角度看,任何语言也很不容易组织10个人的团队,只不过难的方法不一样。A语言可能是找人难,一周就收到1份简历,B语言可能是鉴别难,一天收到200份简历,看都看不过来。其实最难的事情是组织一个10个人的靠谱团队,这个团队用什么语言相对于寻找10个靠谱的人的难度可以忽略不计。

选择一个语言,并不是选择语言本身,同时也是选择社区。ruby社区的活力,友好,规整,统一的审美,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DHH和37s对这个社区影响巨大,我也相信他们的理念,小公司未必不好,小公司未必不伟大,追求pv不如追求极致的产品。我们创造一个产品,是为了解决一类人的问题,并不是为了超越谁或和谁竞争。

15年前,PHP 3.0之前的版本完全不可用(当然,那时候PHP的简称还叫做Personal Home Page),那时候用c写cgi/isapi或者用perl是网站最常见的开发形式。那时候说PHP是下一代语言,很多程序员都会不同意,他们会挑出来PHP一万个不如c或者不如perl的地方。这些都没错,但世界是会变化的。PHP今天确实成了一种应用广泛,老幼皆宜的语言。我并不认为未来ruby会取代PHP,但至少,我认为下一代高质量的互联网产品出现在ruby社区的机会更大,这就像当年PHP vs perl一样,乃大势所趋。

最后我说一句可能不太好听的话,如果你没有下决心转型成为一个写信教主那样的专门忽悠的人,如果你还觉得技术有点意思,还想自己创造点产品,那么应该保持足够的技术敏感力,认真的学习一些新东西,而不是给自己寻找各种借口。就像这张漫画一样。要多问问自己,是这东西真的不好,还是自己学不进去了?当然,承认后者是很难的。一年前我也确实没学进去。

我学ruby的过程中,很多朋友提供过不少帮助,没有他们的回答和blog,估计会学的更难。在此一并感谢: @rainux @robinlu @moming2k @Anxonli @soulhacker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