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藏D4:岗巴拉的当头棒喝,高原反应,快速下山 | Main | 这个演讲让我后悔没有去广州 »

西藏D5:卡若拉冰川,我被啤酒打败了

作者:virushuo 发表于 2008-11-16 00:11 最后更新于 2008-11-16 00:11
版权声明:按照by-nc-sa的cc协议可转载,拒绝采用“独家” 授权媒介(含网站和平面媒体)转载、引用、链接,除非获得本人许可。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在浪卡子的一夜都没睡好。嗓子非常干,头也疼。这地方海拔有点高,有4454米。高原反应通常在10多个小时后发生,所以这一夜完全是处在高原反应的折磨中。这一天,不仅Phil发烧了,连我们的藏族司机曲塔也发烧了。我还惦记着靠睡袋坚持在距离我们20公里的村庄里面的Wangbo和Aldo,不知道同样发烧的Aldo会怎么样。

早晨起来,Phil和曲塔回去村子里面找Wangbo和Aldo,他们要补上昨天没走的20公里。这点我没有这么严格,所以我放弃了。我想全力面对今天的路更重要。在这么高的海拔,今天明显比前一天更加艰难。今天总共要走80多公里。

10点钟,Phil,Wangbo,Aldo完成了20公里,到达浪卡子,大家汇合,然后开始今天的行程。Aldo到了浪卡子决定不继续骑了,据说早晨他连装睡袋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今天就剩下了我,Wangbo和Phil。

从浪卡子到江孜要翻2座山,

10点钟,Phil,Wangbo,Aldo完成了20公里,到达浪卡子,大家汇合,然后开始今天的行程。Aldo到了浪卡子决定不继续骑了,据说早晨他连装睡袋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今天就剩下了我,Wangbo和Phil。

出门不多久,就进入了斯米拉山的范围。这座山虽然海拔也有5000米高,但是从4400多米开始爬,心里上的感觉还是比岗巴拉轻松的多。事实上也是如此,没太费力气就到了山顶。随后又是一个下坡。比起来岗巴拉,这个下坡逊色很多,不长,弯道也不多。路上的景色虽然也不错,但比起昨天也算不上什么了。

到这时候,我还以为这一天也就这样了。但是随后,卡若拉冰川就到了面前。

DSC_0492.JPG


在我们刚刚开始翻越卡若拉冰川的时候,WangBo满不在乎的说,这山可真搞笑,一会上坡一会下坡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高海拔,稀薄的空气,和已经消耗的很厉害的体力都不断的带来新的考验,其实后来才知道,在那个时候我也开始发烧了。我觉得心脏好像一个时刻会过热的发动机,稍稍用力就立刻疯狂的跳起来,这时候甚至会觉得眼前一阵发花。必须要把动作放缓,才能稍稍好一点。太阳穴两侧的血管也变的非常的涨。这是最难受的一段路。无论怎么样呼吸,氧气总是不足的。

我发明了一种方法,就是根本不看路,只盯着码表,蹬100下自行车,下来走100步,往返交替。这样倒是让动作变的缓慢了起来,心脏的负荷也因此降低了,同时因为没什么目标,也不觉得速度太慢。其实当时骑自行车已经跟走路速度差不多了,都是5km/h左右。即使这样,后来我也实在骑不动了,于是抓着汽车走了一段。这段路虽然不长,但是对我非常重要,不然我可能要再多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不过我也觉得非常惭愧,其实就算慢,我还是能独立完成的,不过人总是很难拒绝这种诱惑。后面几天里面,我有意让我离车距离保持的比较远,以克服这种惰性。人的本性恐怕就是喜欢偷懒的。

路上随处看到的都是这样的雪山:

这就是卡罗拉冰川

IMG_8905.JPG


那段路上的时间变的非常漫长,好像永远也到不了头。甚至都没顾的上欣赏路边美景。直到到达山顶,才得以环视四周。我们在山顶,坐在雪里合了张影,快门按下之后,每个人都跳起来玩命拍打沾在身上的雪,实在是太冷了。这毕竟是座冰川啊!

我们坐在冰川上的合影!
IMG_8925.JPG


又到了很爽的下山的时候了。刚才的狼狈一扫而空,又是以远远高于限速的速度到达了山底。路上经过了一片颜色非常美丽的水域,本来以为又是个大湖,后来发现是满拉水库和满拉水电站。我用相机拍下了满拉水库的大坝,说来也神奇,这种人工造成的景色,和山势合为一体,完全不显得突兀。满拉水电站对西藏,尤其是日喀则地区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记得我说过,沿途好多地方没有电吗?),有了这个电站,至少很多地方可以用上电了。在我拍摄的照片中,很多照片中都清晰的能看到电缆的存在。我并不想用任何手段躲避开他们,或是去掉他们,因为这是现代西藏不可缺少的部分。这也可以算作伟大的工程之美。

很难想像,这样的景色只是水库
IMG_8996.JPG

大坝

IMG_9010.JPG

给我的自行车来一张

IMG_9011.JPG

下坡完成,回望卡若拉冰川,美的令人窒息。在这里我又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一路直奔江孜而去。

在山下扭头看到的景色,这就是卡若拉的全貌吧。
IMG_8953.JPG


在江孜的川菜馆里面,Wangbo进门就兴奋的要了一瓶啤酒。我喝了一碗,但是几分钟之后就觉得浑身不对劲,难受的连头都抬不起来。迅速的跑回酒店,躺在床上,测了下体温,果然烧的不清。吃阿斯匹林一片,随后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幸运的是大约3个多小时之后,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开始退烧,也觉得舒服多了。看来在高原真是不能随便喝酒,尤其是大量的运动之后。

可见经验这个东西是要相信的。我觉得自己体质已经算非常不错了,但是几次三番都是因为不听劝告而被放倒。人不能逞强啊!

但是Wangbo同学似乎没什么事。后来听说,不仅喝完了其余的酒,还吃了四碗米饭。这一天同行的所有人都没胃口吃饭,我又直接倒下没吃,结果他自己吃掉了水煮鱼,大盘鸡等一桌子菜。以至于撑的肚涨,要去医院看病。

当我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Wangbo总是羞涩的说,没都吃掉,其实还是剩下了不少的....

人和人还真是不同啊!

相关文章: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