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SOA说开去 | Main | 恭祝张珺结婚 »

我们并非什么都不能做

作者:virushuo 发表于 2008-05-15 21:05 最后更新于 2008-05-15 22:05
版权声明:按照by-nc-sa的cc协议可转载,拒绝采用“独家” 授权媒介(含网站和平面媒体)转载、引用、链接,除非获得本人许可。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76年的唐山大地震对天津影响极大,以至于几年后我才出生,再几年后我才长大的时候人们还谈震色变。地震的问题不仅是抢险救灾,还有战后重建,不仅有救死扶伤,还有心理援助。所以,虽然我们不能身在战场,但也绝非什么都不能做。

<地震搜救手册>幸存者可能在坍塌建筑物中的蜂窝状空穴存活2-3周以上。在完全排查所有空穴之前,或搜救时间已超过三周之前,绝不轻易放弃。虽然现在已经过了所谓黄金的72小时,但是并不意味着不能抢救出更多的生还者。

无论是捐钱,捐物,还是做志愿者,应该都还有足够的意义。

现在已经好于过去,除了官方渠道,还有更多的NGO可以选择,于是就可以从中选一条能够信任的方式,做点能做的事。

我们以公司的名义,通过绿人和瑞星捐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钱。感谢梁宁,毛一丁,我相信这些钱会变成急需的物资到达需要的人手上。哪怕没有到达汶川,能够帮助已经逃出生还者度过难关也很有意义。

除此之外,我认为可信任的渠道至少还有牛博的和余晟提供的教会的。其实民间还有更多的人和组织在行动中。比如zola

我们当然要bs为了奥运会出几百亿美金,为救灾只出几亿的行为,不过,在这种非常时期说没有钱,也没有能力,除了祈祷什么也作不了,还是太不拿别人生命当回事了。当然,理论上,我们交了很多税,足够了。但,事实上,多一点钱就能多救几个人,或是多让几个生还者生存状况好一点。所以,通过自己认为可靠的途径捐一点钱我认为是必要的。

2007年,我去旅游,从成都一路晃荡到敦煌,从川北经阿坝到甘南,一路走了很多城镇,也算亲眼看过这些地方,很有感情。当地人很好,朴实,也没有旅游景点人们的那种狡猾。而当地的道路确实只能用一个险字来形容。PLA以每小时6公里多的速度通过这些平时都很险要的高原地区,且当时余震不断,泥石流,塌方时有发生,实在是非常非常的强悍。(我当时去的时候,阿坝很多地方平时都有塌方和山体滑脱现象,别说这种非常时期)军人们是拼上了命的。说只不过2个马拉松的,我倒是想请他在这种地方步行10公里看看什么感觉。以我这种能在北京步行三环一圈,远超普通人的体力,在那种地方走10公里都差点不行了。而军人们不仅要冒险走90公里,到了地方还要立刻投入救援而不是休息。绝对是非人的毅力(这都不是体力能完成的了)。

虽然72小时过去了,但后面的一段时间非常关键,批评政府当然也很必要,不过确实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除非你发现了救灾过程中有明确问题。

如余晟所说,理性不等于冷血。


相关文章: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