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ch 2008 | Main | June 2008 »

May 25, 2008

恭祝张珺结婚

张珺21岁生日的时候,我们想在宿舍楼上挂一个巨大的条幅,写上“张珺你21了,该对女孩负责了”。
后因防火防风防坠落防学生暴动等若干理由最终只停留在了想象中,没能实行。

而,多年后的5月24日,张珺同学终于完成了这桩婚姻大事,从此开始了负责的生活。

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创业最好的伙伴,打架的最好的搭档,我也很难表达我的高兴心情。转眼就是n年,挂条幅的故事好似就在昨天。婚姻不是件容易的事。张珺虽然年少轻狂,但是比我靠谱多了,至少在最近的这n年里面,我从没能让感情稳定下来,而他一直和晓媛在一起,一直走到了今天。

婚礼举行在天津泰达国际会馆,这个会馆的隔壁那个小区,是我们大学时候第一次创业租房子的地方。眼前的富康路,是我们大学时候走过无数次的必经之路,而,这个泰达国际会馆,是telipu同学毕业之后,尚且在建筑行业混的时候所做的项目。很有纪念意义啊。

24日凌晨,张珺要求我和telipu去他家一起住一晚,被telipu称之为:最后一次有机会和张总同住在一张床上。临睡觉之前,张珺突然跟我说,明天婚礼上你得发个言。我差点晕倒,就给我剩了2个多小时时间,还得包括睡觉,还发言?此人诡异的一笑:“是我的风格吧?”

然也。于是我也以我的“不分时间地点场合搞笑”的风格,发了个言。根据记忆摘抄如下:

“我在昨天睡觉前,被张珺要求今天发言,只有2个小时的时间,还得包括睡觉,所以我只能胡说”(此处张珺接上:对,胡总书记说,简称胡说),“在今天这个令人激动的场合,我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但是以我们在一起10年的交情,我也觉的有很多可说。10年来,我们要么在一起学习,要么在一起工作,我想,我就为大家来介绍一下这个人吧。”

“第一,我想说张珺同学非常聪明。聪明到什么程度呢?聪明到上课的时候永远都在睡觉,但是--笔记可从来没少记过。以至于到了期末,我们必须要去借他的笔记来复习。”

“第二,我要说,张珺非常贤惠,我的做饭是跟他学的,大家可能并不知道,这家伙最大的爱好是做饭和收拾屋子” (其实本来想说还有打架,后来考虑在场长辈太多,就给省了,此处补上。)

“第三,张珺非常善良。本次地震赈灾,张珺是我们公司第一个号召大家捐款捐血的,如果今天这场婚礼可以改期,我想他一定会到救灾的第一线做志愿者!”

我就讲了这些。

张珺自己也讲了几句结婚的感想,边讲边哭,场面相当感人。

我想,这家伙算真长大了,比我们强!

May 15, 2008

我们并非什么都不能做

76年的唐山大地震对天津影响极大,以至于几年后我才出生,再几年后我才长大的时候人们还谈震色变。地震的问题不仅是抢险救灾,还有战后重建,不仅有救死扶伤,还有心理援助。所以,虽然我们不能身在战场,但也绝非什么都不能做。

<地震搜救手册>幸存者可能在坍塌建筑物中的蜂窝状空穴存活2-3周以上。在完全排查所有空穴之前,或搜救时间已超过三周之前,绝不轻易放弃。虽然现在已经过了所谓黄金的72小时,但是并不意味着不能抢救出更多的生还者。

无论是捐钱,捐物,还是做志愿者,应该都还有足够的意义。

现在已经好于过去,除了官方渠道,还有更多的NGO可以选择,于是就可以从中选一条能够信任的方式,做点能做的事。

我们以公司的名义,通过绿人和瑞星捐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钱。感谢梁宁,毛一丁,我相信这些钱会变成急需的物资到达需要的人手上。哪怕没有到达汶川,能够帮助已经逃出生还者度过难关也很有意义。

除此之外,我认为可信任的渠道至少还有牛博的和余晟提供的教会的。其实民间还有更多的人和组织在行动中。比如zola

我们当然要bs为了奥运会出几百亿美金,为救灾只出几亿的行为,不过,在这种非常时期说没有钱,也没有能力,除了祈祷什么也作不了,还是太不拿别人生命当回事了。当然,理论上,我们交了很多税,足够了。但,事实上,多一点钱就能多救几个人,或是多让几个生还者生存状况好一点。所以,通过自己认为可靠的途径捐一点钱我认为是必要的。

2007年,我去旅游,从成都一路晃荡到敦煌,从川北经阿坝到甘南,一路走了很多城镇,也算亲眼看过这些地方,很有感情。当地人很好,朴实,也没有旅游景点人们的那种狡猾。而当地的道路确实只能用一个险字来形容。PLA以每小时6公里多的速度通过这些平时都很险要的高原地区,且当时余震不断,泥石流,塌方时有发生,实在是非常非常的强悍。(我当时去的时候,阿坝很多地方平时都有塌方和山体滑脱现象,别说这种非常时期)军人们是拼上了命的。说只不过2个马拉松的,我倒是想请他在这种地方步行10公里看看什么感觉。以我这种能在北京步行三环一圈,远超普通人的体力,在那种地方走10公里都差点不行了。而军人们不仅要冒险走90公里,到了地方还要立刻投入救援而不是休息。绝对是非人的毅力(这都不是体力能完成的了)。

虽然72小时过去了,但后面的一段时间非常关键,批评政府当然也很必要,不过确实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除非你发现了救灾过程中有明确问题。

如余晟所说,理性不等于冷血。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