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007 | Main | July 2007 »

June 28, 2007

要塞和小王子

圣埃克苏佩里很神奇。提到此人必然要说飞行员和作家2种职业。我最喜欢的往往是一个人的副业。主要职业再好不过是个职业,而副业才是凝结了热爱和心血的东西。所谓有趣,往往来源于一个人有很多副业,同时还有一个比较看得到未来的职业。

按照我这个理论,圣埃克苏佩里确实是个有趣的人。虽然并不知道他有很多副业,不过他慢慢写出来的这些风格迥异的文字,也能算数了。小王子是童话(不一般的童话也是童话),而要塞则更接近哲学小品。

要塞这本书写了10年,书稿跟着圣埃克苏佩里辗转了多个国家,经历了多个战场。所以可想而知风格前后差距颇大。本来应该是仔细的重新编一下才适合看,但是这老兄在某次飞行中干脆失踪了。书稿倒是留下了。不留下也就算了,既然留下了,就给人们留了这个新问题,出版还是不出版?

这就类似于你喜欢上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子。抢还是不抢?答案当然是抢,因为抢有一半成功的机会,不抢自然什么也不会有。所以他们就把这不全的书稿简单处理了一下,出版了。我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虽然读起来有点怪,不过总好过没有。幸亏这本书是一组小品文,不是一个连续的故事,否则还得跟高颚一样续写了……

因为这个原因,这书的质量自然是不好评说了。目前说好的就说极好,说不好的也说极不好。一般对于评论极其两极分化的东西,我的原则是趋向于去试试。有争议总不是坏事嘛。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我在光合作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就立刻被吸引了。扉页的图画,文字的意味深长(不喜欢的可以说是故弄玄虚),都让我觉得值得买回来。其实小王子也是这样吧,看不懂的觉得是在胡扯,看的懂的感同身受。说来所有东西都是趋向于这两极的,也完全根据个人偏好表现出完全不同的特质。

不介绍书的内容了 。自己去看吧。马振骋的译本还是很好的。

June 22, 2007

啥啥啥俱乐部

练拳之后,和韩磊喝酒。席间想出来了这个东西。

历史上,所有人物事迹都是以吟游诗人,僧侣之类的记录,后来变成了记者和作家。如今我们看到的历史,不是记者的演绎就是当事人回忆。虽然这样利于传播,但是其中的美化粉饰谬误和失真都不是一点半点的。

现在似乎正在一个历史的坎上,传播手段无限多样,传播成本无限低廉,而我们相信,bit形式的记录是可以永存的。而我们都有记录的能力和欲望。因此我们应该记录身边所有的事情。当今这些创业者,3年5年后定然会有丁磊马化腾或是陈彤一类的大牛。今天如果不记录,到那个时候又只能任由记者粉饰了。

因此,我们应该搞一个俱乐部。大家定期沟通,所有人都记录。汇集保存但不传播。3,5年后,挖出来这些记录,写历史书用。

这个俱乐部就算成立了。草拟规则如下:

1 会员推荐制论坛。加入者需要获得现有会员超过50%(不含)同意才可入会。会员家属需以自然人方式重新申请加入。
2 每2周活动一次,除非有证据表明去火星,否则连续4次不参加活动者暂停会员资格,再次加入需重新推荐。
3 每次活动每人必须写关于此活动的记录一篇,长短不限。可以是心得感受,也可以是对别人语言的简单记录或描述。
4 所有活动记录发表于俱乐部特定地点,不扩散,不传播,不对外公开。
5 活动场地每次事前通知,AA制。活动形式以聊天和演说为主。
6 任何会员均可发起投票对本规则进行增加。需获得超过2/3(不含)会员同意方可进行。

从下周四晚上开始第一次活动。要加入的可以跟我联系,我发当前会员列表给你,你自己寻找足够的票数。

因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所以就叫啥啥啥俱乐部了。

June 20, 2007

我为什么支持zola

前几天,发名为"转贴不说话"的blog一篇,内容是zola到谷歌“上访”的视频。之所以用“转贴不说话”为名,是因为这个事情必然毁誉参半,不想多说。

而后来的事情出乎我意料,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反对的原因让我简直愤怒了,所有人都在喊着zola侮辱一个小姑娘之类。这让我觉得再次高估了很多人的智力,我怀疑他们根本没看完视频,也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上来就开骂了,正常,网络不阅读综合症的表现。

随后我补充了一堆文字,言语之不恭敬,恐怕是我开始写这个blog之后的第一次。如此不敬的原因是,我想看看有多少人转而来骂我不礼貌。结果如何?一个没有。这更印证了我前面的看法,这些人根本看都没看完,就开始骂人了。

综合这个事情,我想在此总结一下我的看法,说说为什么我始终支持zola。

除了不阅读综合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也比比皆是。类似猛禽写的这个事情,其实很多事情我们是有权利主张自己的权益的,但是往往自己放弃了。比如adsense。谷歌对adsense的做法简直可以用暴政来形容。只要认为不合理,就封你帐号。没解释,没说明,没回旋于地。请问,这合理吗?大半人默认了,极少数人找关系解决,竟然也被解决了。而zola这个事情又尤其特殊,事先zola已经汇报了谷歌被恶意点击之事,也得到了谷歌的认可,但是谷歌扭头就忘了自己的认可,封了zola的账号。这事情,值得不值得维权?

很多人到这个时候已经忘了事情的起源,光盯着“谷歌”,和“前台MM”这两个关键词了,智力瞬间就下降到不可思议的水平了。

我没看出来zola那里不尊重前台了。反而谷歌公司本身,让一个只担负行政责任的前台来面对愤怒的用户,这个公司人道吗?人性化吗?前台甚至表明了“他们不让”(并非不存在相关部门和相关负责人,只是不愿意见用户,所以让前台把来宾挡住)。我觉得最不尊重前台的是这种知错不敢认的公司。

再退一万步说,可能很多人没有维权的经历,所以很难理解zola的做法。我能理解,是因为3年前我买房子的时候打过一场我有生以来最激烈的,维持时间最长的仗。我们可爱的邻居们为了争取本应属于自己的权益,用了各种手段,其中甚至包括了到政府门前坐着和堵了一条城市主干道。期间还伴随着业主被物业打,被威胁,被划车。当然战果也斐然。这种事情发生在北京所有商品房小区里面,至今不绝。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维权本来就不是一场对等的战争,这如同和强大敌人的游击战。为什么前面我说“千疮百孔的法律”,就是因为侵犯你权利的成本极低,而维权成本极高。即使zola的办法夸张一些,怪一些,作秀一些,但是仍然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这就是合理的。(认为超过法律范围的,请自行通过诉讼解决。说侵犯肖像权的请先理解一下何为侵犯肖像权。顺便说一句,维权的好处之一就是让你变成半个法律专家,我就是。)

山西已经出现了奴隶制,但是只算非法用工。而开个色情网站就能被判无期。在这个晚年欧阳锋的经脉逆转,头下脚上的土地上,谁来维护我们的权益呢?这就是zola的珍贵之处。

至于挑zola各种毛病的,目前骂的最响的都是以前被zola抓住过小辫子的。呵呵。

周围一团漆黑,zola至少划了根火柴。现在说风凉话的人,等你的权益被侵犯时,我肯定送你一声活该。确实活该。

最后想起了笑来老师给我讲的一个笑话,某次上课,笑来老师接到一个小纸条,问他是否已婚。笑来老师说:“你看看,你们对老师的要求多高,英语好,讲课好,人长得帅,有意思,还得守身如玉的等30年等着你!”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zola。

当然了,我也希望zola能做得更好点,更优秀点,更少给别人留点把柄,绝对不要做违法的事。日子,还长着呢。

June 19, 2007

搜狐vs百度

看sohu blog和sina blog互相搬家来搬家去的,真够无聊的。因为在safari里面,根本看不到首页,所以我一直很烦sohu blog。我猜想着这么糟糕的页面,搜索引擎的收录情况肯定不怎么好。于是在百度中,用site:blog.sohu.com 来看收录情况,竟然只有惊人的2条结果。而google里面倒是正常,有3,520,000个结果。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会说,百度又耍流氓了,封了搜狐。不过按说百度一向只欺负小站,对大站热情的很,怎么会动sohu呢?有点意思。

结果就发现了下面的好玩事情:

huo-jus-ibook-g4:~/curl -A 'Baiduspider+(+http://www.baidu.com/search/spider.htm)' http://charles.blog.sohu.com/50657777.html | more

% Total % Received % Xferd Average Speed Time Time Time Current
Dload Upload Total Spent Left Speed
100 215 0 215 0 0 1284 0 --:--:-- --:--:-- --:--:-- 0
<!DOCTYPE HTML PUBLIC "-//IETF//DTD HTML 2.0//EN">
<HTML><HEAD>
<TITLE>302 Found</TITLE>
</HEAD><BODY>
<H1>Found</H1>
The document has moved <A HREF="http://zt.blog.sohu.com/error.shtml">here</A>.<P>
</BODY></HTML>

这个命令的可以让我的访问请求伪装成百度蜘蛛,测试结果是,对sohu blog的访问被302转向到了一个出错页面。无法获得页面内容。
而,如果胡乱写个别的user-agent就一切正常。

用通俗的话说,就是sohu blog封杀了百度。

我觉得sohu真牛。看来为了搜狗下的功夫还是不小的。

不过这对sohu blog的用户似乎不太公平吧?怎么能就随便剥夺用户的权利呢?今天这个被搜索引擎收录的权利不算太成问题,那么明天会损失什么呢?反正,我是不想用这样搞笑的公司的产品的。

June 9, 2007

转贴不说话

本来不想说话,不过看看回复,真是愁死人了。不得不说几句。


请思考几个问题:

1 google有没有接待客户的义务?
2 google的正常投诉渠道有用吗?zola事前作了所有应该做得事情,告知了google被恶意点击,请google协助,但是没用。谁tmd再说“正常渠道”,就跟厦门某报那帮sb一样了。
3 google那个态度,前台翻的白眼...哪个sb还说什么好男不跟女斗?再说了,zola已经提醒了在摄像,对方不是说不怕来着吗?后来对方要求停止,zola不也停了吗?
4 “结果是,前台小姐被近拿起电话呼叫Adsense客服,然后我和客服约好11点进行面谈。后来我们一行五人坐进Google的会议室,和三位 Google 员工进行亲切友好的会谈,两位中国人,一个外国人,那个男中国员工叫“zhi jun",另两个人名字没问,基本是zhi jun在翻译,洋人在拿主意。” from zola blog。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事情是有人处理的,但是人家就是不搭理你。我很讨厌用保安或是客服充当“防火墙”的公司。你们说zola对这女孩子太不客气,那么他们公司客气吗?这是前台应该管的事情吗?凭什么adsense部门的人不来自己处理这些因为他们工作失误造成的破事,而让不相干的前台来管呢?如zola所说,这和信访办还有什么区别?官僚!

真愁人,智力水平都下降到什么样了。要是发生在百度,不知道会有多少sb叫好。

farewell flickr

farewell flickr , 这不是一个人的哀号,这是这个时代的疯狂。

我们告别了很多优秀的服务,这个,那个,这个,那个。以往我们没说什么,因为似乎说了也没什么用。

每年这个月份,就有些人在犯sb。其实如果不是你们这么折腾,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忘掉这事。不过你们每年都要为了这个事情拿走一些我们心爱的东西,因此,我们永远也忘不了这个事情,不仅忘不了,还要跟更多的人说。就算是说了没什么用,我们也要说,要让这种卑鄙无耻的sb事情流传下去,传到能把相关的sb们都钉到耻辱柱上。

你们在看这些文字吧?如连岳所说,是的,这是你们的工作,你们也要吃饭,也不容易,但是你们能不能偶尔怠工一下?能不能知道,你们干的是个断子绝孙的缺德事?能不能稍稍有点愧疚之心?

对,你们不能,因为你们都是sb,特大的那种。

而我们,要真实,有良心的活着,诅咒你们,憎恨你们,不让你们抓到毛病的传播你们的恶名,总有那么一天,这些债都会讨回来。

June 6, 2007

船讯不怎么样

人和书都容易被过誉。《船讯》就是典型的过誉之作。其实我也没看过断背山,并非炒冷饭,只是偶然在telipu家看到了这本《船讯》就拿回来看了。

当时吸引我的是书名。短促有力。

这书的语言确实也如书名一样短促有力,当然还意味深长,当然还充满隐喻,当然还...

正是这些“当然”,让我觉得这书不怎么样。要知道,一本遍地是名言警句的书不是小说,是《查拉斯图拉如是说》或是我今天开始看的《要塞》。船讯显然还够不上这个格。

内容不提了,四处都有人写。荒唐的是在美国连通顺的句子都写不出来的主人公,到了纽芬兰竟然可以写出来那么漂亮的新闻稿。他在纽芬兰第一篇发表的关于船的新闻稿,就已经具有了新闻应有的所有要素,还兼具文采。这实在太讽刺了。作者是要隐喻英文写作比较困难吗?

其实说回来,还是值得看一下的。不过这书最吸引我的是每章前面关于绳结的讲解。这些对绳子的应用是古老的智慧,这简直就是活化石。我不停的想翻到下一章看看是什么绳结。不过为了读书的连贯性还是忍住了。这样更显得文字比较无聊了。

这些绳结的做法来自《阿什利绳结大全》,这书如果国内有买我倒是想买一本。想必比《船讯》好多了。

当然了,国内没卖的。

好在找到了这个网站,估计能替代那本书的某些部分了。

June 2, 2007

终于忍不了话题广告了。

本文不是付费评论

我订阅的里面有几个哥们再写话题广告,这事情,偶尔那么1-2个还不那么招人烦,一旦多了就特让人愤怒。

广告应该怎么样?应该在不影响用户的情况下进行。如果这样一篇篇不停的写,我只要订阅了还不得不看,跟tmd分众传媒放电梯里面的液晶屏有什么区别?

对,区别是有的。分众的需要等业主委员会去告他们索赔,blog嘛,我立刻就可以退订。

今天我就退订了一堆。

我也不完全的反对话题广告,不过请写跟你行业或是blog性质相关的。比如我要写一下codegear的新开发工具如何,这和我的blog以往主题接近,而且我相信按照我的能力试用开发工具一定是专业的评测,对我的读者有用。这样顺便赚点广告费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假如我在我的blog写那个洗发水好用,我的读者会不会跳起来?

浪费别人的时间就是犯罪,请千万珍惜你的blog慢慢积累起来的声誉和订阅量。要知道,哪个blog都不是不得不看的。你以往的内容再好,如果就现在集中精力赚这点小钱,对不起,请您让块地方吧。

David I见面会

David I , 在Borland的年代,这位老兄无人不知吧。用Borland的程序员不可能不上BDN,不可能没从Team B得到过帮助。这些都是David I的创造。现在,Borland的年代早已过去,CodeGear从Borland分离出来,继续集中经历在IDE工具上。David I是CodeGear的副总裁,负责的 还是他的老本行,开发者关系。

说实话,我不太爱参加这样的会,因为总会给人壮士暮年的无奈。想当年Borland,今天只能是一声叹息。我尊重CodeGear的理想,不过还是对其前途有点担心。

于我看来,使用IDE往往是因为要开发GUI程序,当不需要GUI的时候,复杂度立刻降低,对IDE的渴求往往成了以往习惯的惯性,就是说,如果没有,其实也不太碍事。

web程序当道,确实不再用的着复杂的重量级的IDE了。而unix主机程序,大概永远是vim+gcc+gdb+cvs/svn的天下吧。当然了,CodeGear应该完全明白这点,所以他们出的大部分产品都在windows平台上。


其实我很想问问David I,Borland对于作了C# builder这么个混帐产品后悔不后悔。不过看他回答Tiny的问题的样子,大概不太愿意和过去的Borland扯上那么多关系。所以干脆不问了。何必让人难堪呢。

delphi for php 是我很难接受的产品,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思路,也有不同的开发模式,让所有东西都塞到delphi那个框框里面,恐怕真不是什么好事。天知道,也许有人喜欢呢。

我觉得,CodeGear最大的市场大概是 从 delphi 程序员往其他语言平台转移的程序员们。他们大概会喜欢。但是,C# builder的转换结果是,delphi程序员学会了C#,就跑去用vs.net了。多么悲哀啊。

我始终认为,Borland成功的真正秘诀是VCL,并非IDE。现在这样的乱世,恐怕再也没有VCL这样如划过天际的闪电一般的东西了。有也很难掌握在一家公司手里了。继承了Boralnd血统的CodeGear,变成了在Eclipse上开发插件的修理工。

我的情绪偏负面,tiny?说大概也没那么糟糕。是吧,还是相信未来吧。Borland的血脉还在,没准哪天又rp爆发了。大公司往往是扯淡的,CodeGear已经差不多成了个小公司,没准又能创造新的奇迹呢?delphi横空出世的时候,世界还不也是这样嘛。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