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ch 2007 | Main | May 2007 »

April 24, 2007

“我心中的最2互联网公司”评选

接一本正经的面不改色的像讲冷笑话一样搞笑的方军老师点名,我也来说说我心中最2的互联网公司。

评选网站:2.mindmeters.com
我的提名:

谷歌
提名理由: 不用说了,落草的凤凰不如鸡。还拥有一位让大学生们做最好的2的的李大师。所以堪当榜首。

搜狗
提名理由: 明明占理的事,怎么就成了口水战了呢,太2了。您倒是赶紧走法律程序啊。我们看着都着急。

pchome
提名理由: http://game.pchome.net/00/06/31/72/ 这个叫游戏频道。 我没话说了。

土豆
提名理由: 明明是这个领域的领跑者,现在呢.....

思维乐趣
提名理由: 这帮人真2,竟然想出来搞这么2的活动。更2的是我还真参与了...

点名:韩磊telipu笑来justsoxuyou

April 22, 2007

开源并非激进分子的游戏

opensource这个话题永远是热闹的。而在这个圈子外面,永远是被人误解的。

很难想像普通大众听说linux的时候是什么反映。我见过几种,崇拜的,鄙夷的,不解的,完全不知道的。正确的认识几乎没碰上过。这怪谁?不怪我们可怜的用户们,怪混帐的媒体们。看看他们把linux和opensource参与者都炒做成了什么?反微软的斗士?不出家门的“奇客”?或者是火星人?

抱歉,以上都不是。我以前写过一篇blog:开源还是不开,难道是个问题?,专门讨论过开源的方方面面。

最近发生的某事,让我不得不老声重弹再来说这个事情。开源和微软并没有任何对立的地方,bill gates和微软公司也没有用任何手段来阻止或破坏开源软件社区。或许某些方面可以算竞争对手,或许程序员们乐于拿微软和linux做为战争的两端来开玩笑,但是,就像这世界上任何两个存在竞争关系的组织一样,他们并非敌人。你去吃肯德基绝对不用担心被喜欢麦当劳的激进分子痛打,你用联通手机最多会被移动用户讥讽一下。所以说,打断bill gates的演讲并不是为开源软件的传播做出了什么贡献。

与我另外一篇blog中提到的观点类似,中国的开源软件上始终是变态的状态。一方面是民间高手很多,大到freebsd的committer,小到mod_cache的作者,但是他们都不怎么为人所知。另一方面,一些对开源事业没什么贡献的人反而在打着这个旗号捞钱和名声。这种变态的情况可能还会持续很多年,因为真正为开源做贡献的人并没觉得自己做的是件多伟大,多有意义的事情。他们做的只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说起来这件事情,我以一颗不厚道的心承认,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然而,这对开源软件没有一点点的帮助,反而让人们觉得开源社区的成员都是这种激进分子。我真替那些程序员觉得冤。

如果真想为开源软件做点事情,其实很简单,有时间和机会,可以创始一个项目。没时间,就在需要的时候用一些,碰上bug记得反馈作者。如果你用的某个开源软件很好,就在你的blog上和其他人分享。如果你觉得不好,那么就花点时间改善一下,然后分享给社区和作者。如果你什么都作不了,至少你能告诉你的朋友,热爱开源软件的人不都是激进分子。而激进分子往往带有特定的目的。

April 19, 2007

去掉了blog上的google adsense

最近,google adsense匹配出来的牛皮癣广告越来越多,除了我以前提到过的,今天竟然又出现了"打呼噜怎么办"之类的新品种。

我不得不怀疑谷歌现在也采用了和窄告一样的策略-凡是匹配不上的就用价格高的广告替代。而所谓价格高的广告,就是骗人的医疗广告,俗称牛皮癣了。我实在不想让我的blog充满这些东西,所以干脆不放了。firefox的推介倒是没什么问题。留下了。

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讲他网站的google adsense收入比起去年,已经下降了6倍之多。看来大势已去。我都懒得说谷歌不好了。他们的alexa倒挺高,可惜别的一塌糊涂。这跟国内的二流流氓网站实在没什么区别了。

说起来,我也算国内较早的adsense用户了。虽然一直没赚到什么钱。不过觉得放着还是满有趣的,以前匹配的还是比较好的,就算不赚钱,至少表示我支持这种 不作恶 的广告方式。目前这个结果,真令人失望。

April 15, 2007

mac osx 10.4.9 出现的黑框是什么?

如图,注意左上角的黑框:
Picture%203.png

我也是突然出现这种东西的。搞的很郁闷,后来打开声音,发现会自动朗读黑框圈住部分的文字或是功能介绍。猜想应该是辅助功能里面的。于是就去看了一下Universal Access的设置。发现了VoiceOver这个设置。关掉就好了。

这个功能应该是辅助视力有障碍的用户的。用语音来提示当前的操作焦点,挺有创意的。热键是Fn+cmd(苹果键)+F5。

发现这几次osx的升级都对辅助功能有了一些增强。比如说放大镜(opt+cmd++/-),切换成黑白屏幕(ctrl+opt+cmd+8)都很有趣。

增强这个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是有更多的功能障碍人士开始使用苹果了?不过确实,winxp是没有这么强大的辅助功能的。

April 9, 2007

[谷歌不是google]感谢谷歌

谷歌抄袭事件已经算是板上钉钉,毫无辩驳了。虽然谷歌自己仍然羞涩的不肯用抄袭这个词。

这事情,让我很想对谷歌说声谢谢。原因如下:

1 以往我们都在嘲笑百度抄google,嘲笑sohu抄sina,中国人老是模仿老外的,这是IT历史上第一次,一个跨国巨头抄袭国内企业,而且还被抓住了。这对所有国内互联网企业,对所有创业者都是极大的鼓励。

2 谷歌告诉了我们,抄袭没什么,只要羞涩的说声我借鉴了,我改了。就会有一帮sb说:“你看,人家都道歉了,你还不饶,你真没风度”。如果在美国,失去诚信是最可怕的事情,在中国,因为有一帮sb,所以失去诚信算个p。未来的几个月里面,谷歌将给我们演示如何使用流氓软件增加流量,大家等着看吧。

3 谷歌告诉了我们,斗争够残酷的。谁也别说自己不流氓。应了周鸿一的名言,谁的屁股都不干净。

4 谷歌教导我们,流氓不是血统问题,是行动问题。搜狐,百度,努力洗白自己,让自己形象健康起来。谷歌本来是白的,不过自己让自己变黑了。感谢搜狗,我从开始就称赞搜狗输入法的创意,这次更让我看到了中国人的企业还是有希望的,是可以良性发展的。我们也可以不作恶。

justso总结说:“谷歌作恶的同时,也让中国互联网人看到巨头并非不可战胜的新希望,以及谷歌留给真正do not be evil 的创业者的大把的市场机会!在谷歌带来的白色恐怖里生存下去!

不知道过几天谷歌会不会开发布会说这个事情。如果有,如果有人有幸参加,请千万不要忘记帮tinyfool问他的这几个问题

April 8, 2007

关系千万重 1

这次盗用黄仁宇的标题。

YF,是一个做文件系统的牛人。我们认识了也挺长时间了。一直关系很好。常常在gtalk上聊天。
某一天,一个共同的朋友说,YF在千橡啊。于是我问Q,听说YF也在咱们这边?Q说,就在你背后那排啊。我扭过头去,果然找到了YF。

后来各自离开。好久没见。

今天在一个聚会上见到。聊天中,YF说在白纸坊租了一个办公室。我问他怎么租这么靠南的地方呢?他说距离他家近。我心里想着,看来YF跟我住的很近啊,于是继续问:
“住哪里呢?”
“广外”
“广外哪里?”
“XXX苑”
"..." 跟我一小区。"几号楼?"
"10号“
”..."跟我一个楼!

2004年底,我开始住在这里。2005初YF开始住在这里。2006年,我们都在千橡工作。
在这些年中,走一样的路,去一样的超市,估计还有饭馆,坐一样的公车和地铁,到一样的写字楼上班。

但是,我们从来没在这些地方碰上过...

你说,这是因为什么?

当你在感叹命运神奇,世界真小的时候,我得告诉你,我经过仔细思考,认为主要原因是,两个人眼神都不太好,而且还不肯戴眼镜。

April 6, 2007

别拿技术忽悠人

xuyou这篇blog,甚合我意。以至于我用了跟他一样的标题。

用技术来忽悠人,是一个特别典型的行为。和谷歌有关的事情,总会有一些不怎么懂技术的人跳出来从技术角度辩护。xuyou以一个拿过google的offer,一个在国外名牌大学读人工智能博士的牛人的身份来讲这事情,特别有说服力。

谷歌自从来到中国,发生的一系列怪事,都是有深远的意义的。这些事情都可以折射出幕后的问题,其实很多东西是可以反映出来团队水平的。无论是技术团队还是产品团队。

软件工程,某些程度上和建筑项目很类似。房子出了毛病,别去怪住户不懂保护,这不是他们应该懂的事。既然做产品,就要充分考虑各种情况。既然做技术,就要把技术运用的合理得当。

如同这次输入法事件,至少,测试不合格吧,测试合格能挡住这么大的麻烦吧。产品不合格吧?产品强的话应该至少跟同类产品做一下比较和评估,那就能发现问题了。技术团队的氛围有问题吧?google拥有最完善的搜索数据,竟然要去“借鉴”一个不满3岁的搜索引擎搜狗,生动的解释了什么叫坐在金山上讨饭。产品规划也有问题吧?去跟搜狗的风证明你们什么?证明你们品牌效应强?证明你们后来居上?证明你们懂中文?开复李这个首席招聘官招聘思路也有问题吧?光知道去学校演讲,收关门弟子,不知道现在流行抄袭论文和作业,抄个词库还不是小菜一碟?市场和公关有问题吧?都这么热闹了,你们倒是出来个人解释一下啊。光给blogger发u盘有用吗?

我很反对不问青红皂白就给谷歌辩护的人,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技术有问题,就是有问题。一个如此伟大的公司,不能改吗?不能换换他们的“中国策略”吗?不能请开复李老大换个职位吗?一心给谷歌辩护,这不叫“不客观”。不客观是要don't be evil的情况下的。眼下这次行为,轻则是道德问题,重则是知识产权问题。在be evil这么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是一味的维护就可以起作用的。不是挖空心思就可以解释通的。如果这时候可以拿出来“我就是不客观”来做挡箭牌,我觉得是侮辱了当初keso写那篇blog的本意。这种溺爱,是害google,不是爱。

你可以维护一件错误的事,甚至你可以包庇一个违法者,但是你得回家对着墙做这事。既然放到了互联网上,就不要怕被别人骂,也别再用所谓的“技术”来忽悠别人。

请大家去读读xuyou的别拿技术忽悠人

April 5, 2007

对不起,这是谷歌,不是google--谷歌雇了窄告的程序员?

看看这张图


我这个页面,似乎大部分都在谈和google有关的事情,不知道这个广告是怎么匹配出来的,难道是窄告的开发人员被谷歌重金挖去了?

update:刷新了一次,这次更强了:

对不起,这是谷歌,不是google--这次幸亏没叫我

上次刚刚夸过谷歌公关有进步,这次发布输入法的沙龙又把我落下了。是的,上次发布导航的时候邀请过我,不过我没去,因为导航站谁都知道是耍流氓的同义词,开始我也打算去来着。后来觉得既然准备好了要骂他们流氓,还是不去的好。

这次没人叫我。本来还觉得稍稍有点遗憾。毕竟了,传出来关于谷歌输入法的消息那次,我是在场的,确实想看看这东西是否如我所想的那么好。其实我还奢望着有个mac版本,那就爽了。

下午和tiny一起在台式机上装了一个,觉得未免也太粗质滥造了点--除了界面还算好看。几个exe就那么随便扔在硬盘上,其中竟然有一个exe是专门用来修改设置的。这种设计方法我佩服的没话说了。

然后就爆出来了谷歌抄袭搜狗词库的事了。我们对比了一下,确实如此。如果说从互联网上采集,那么可以一样的正确,但是不可能一样的bug,更不可能连顺序都差不多。如果硬说因为都从互联网采集所以一样,那么就得认为谷歌用的采样方式,样本,算法,都和搜狗基本一致。这可能吗?

其中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我和tiny将共同写一篇文章放在TV google观察上。当然现在还没写完。

但是,我终于可以松口气的说,幸亏这次没叫我,要不骂起来哪能这么无牵挂啊。

“对不起,这是谷歌,不是google。”

update:写这篇的原因是,我发现,凡是去参加了这个沙龙的人,几乎都在清一色的为这个破输入法辩护。本来都是中立的blogger,真就放弃了自己的价值观了?

April 2, 2007

教父归来


偶然在图书大厦见到了《教父归来》,这是译林出的一套纪念版,包括了《教父》和续集《教父归来》。

用了1个多月,断断续续的花上点零散时间看,终于看完了。一般来说,续集很难比的上原著。这本大概是难得的续集仍然很不错的小说了。(我还看到过几本。比如沙丘,基地之类,续集都很精彩。)

所有黑帮老大都想洗白。迈克尔.考利昂也不例外。这本书里,迈克尔几乎带着变态的狂热去推动家族的所有生意都合法化。这个年代的世界似乎远不同于老教父维托那个年代了。原子弹即将爆炸,二战也快结束了。美国经济正在好的时候。每当这种经济上升期的时候,各种势力就会活动的非常激烈。比起这个年代,维托时代的黑帮都可以算是静止的。维托处理的大半都是小事,那个时代就算是黑帮火拼,死个人也是很严重的事情了,而到了这个年代,悄无声息的谋杀发生了一桩又一桩。这算时代的进步吗?

维托时代的考利昂家族收买了大量的政府公职人员,而到了迈克尔这一代,干脆就直接渗透进了政府。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吧。这种事情几乎在各种地方都在发生。越是经济发展的年代,黑势力扩张的越快。

维托从一个受欺负的小人物最终成长为教父,迈克尔从如此厌恶家族事业到最终接任了教父,从病态的试图合法化,到最终的无奈的回归。一切都应了维托的那句话“你活着进来,死了才能出去。”

江湖就是如此。其实别管做什么,也都是一个江湖。都说IT圈最干净,现在不也互相攻击,编造证据,造谣生势吗?这跟黑帮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做了坏事也不用担心被砍掉手,丧了命。所以他们胆子才越来越大吧。

这本书中我最喜欢的片断是黑根杀掉芝加哥黑帮教父鲁索那部分。冷静,紧张而峰回路转。谁能想到一向文雅的议员黑根能瞬间反击?鲁索当然不相信。所以黑根赢了。

教父家族的人命运都不太好。维托自然不用说,大儿子桑儿早早丧了命,二儿子弗列特因中了全套,出卖了家族资料最终被杀。似乎只有彼得.克来门扎算是善终。但是我也宁愿相信是被谋杀的。迈克尔和黑根虽然还活着,但是又谁知哪天,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你活着进来,死了才出去。这像一句诅咒,又像一句祝福。做所有的事情,都在这诅咒之下。

你活着进来,死了才出去⋯⋯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