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ember 2006 | Main | January 2007 »

December 31, 2006

所谓“工行被黑”,这个漏洞不简单

昨天收到一堆连接,都是号称“工行要倒闭”之类。地址都是正牌的icbc.com.cn,而不是盗版的1cbc.com.cn。一时间众说纷纭,justso甚至在猜想工行是不是故意在拉流量放出来的烟雾弹。

其实,在工行的网站上随便点几个连接,就能发现出现类似的问题的地方很多,不光是大家广为流传的hotspot.jsp那个页面,index.jsp也有类似效果。欺骗性还是相当强的。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为了让页面模版变的灵活,程序员决定在模版页面上加一个参数:column,这个参数的用途,是用来在页面上写出来栏目的名字。这样一来,“工行简介”这个页面,只要在地址里面写上“column=工行简介”,就ok了。其他栏目以此类推。灵活当然是很灵活了,但是,输入的内容竟然没有做任何校验,就直接显示在了页面上。实乃兵家大忌。程序员没经验,真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的。

仅仅是被人换成个“工行倒闭”,然后发给别人看,这算不了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好玩而已。但是这个地方竟然可以嵌入html代码,这可就太糟糕了。一旦可以用html代码,就不是修改一点点文字,而是可以改变页面的功能了。比如说,我们在另外一个站点放一个输入用户名密码的对话框,然后用iframe把这个页面嵌入到工行的网站上,然后用“新年礼品”之类的方式骗别人输入网上银行的账号密码,有多少人会上当?

历史上这种事情发生了很多次了。这种骗术看起来总比弄个假的1cbc.com.cn真实多了吧?所以,这不是个小问题,有可能引发严重的后果。工行最好还是赶快修补漏洞为上。

至于某著名it网站原创新闻说:“这不算什么漏洞”,着实是个笑话。不算漏洞,出了事情,你负责吗?媒体如果连起码的公信和正确都做不到,只会哗众取宠的话,不如关门算了。

December 28, 2006

老天,web 3.0来了

至少1个月了,老外们一直在谈论web 3.0。始作俑者是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

在web 2.0这个火爆概念开始逐渐降温的今天,冒出来一个web 3.0,人们是麻木还是开始新的一轮炒作呢?目前还不知道。不过现在的形势到很像web 2.0刚刚开始的时候:先是圈子内的讨论,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媒体加入炒作,创业者和投资商追捧,然后就成了一个相当大众的概念了。

web 2.0流行的时候,稍有深度的文章都会说“web 2.0是语义网的前夜”,可惜记住web 2.0的人很多,记住语义网的人没几个。究其原因,大概是语义网这个概念过于概念化,不容易为大众接受。这下好了,既然语义网是web 2.0发展的方向,那么干脆就叫它web 3.0好了。于是就有了大家讨论的web 3.0。

通往语义网之路这篇文章,清楚的介绍了语义网相关的概念和发展。事实上,web 2.0无非是把语义网的概念抽出来简单包装的产物。后面的评论相当有趣,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不断有长常的,精彩的评论被贴上去,一直没有停止,关心这个问题的人还真不少。

我并不认为所谓语义网可以顺利到来。因为语义网是一个相当学院化的概念,而众所周知的是学院化的概念和标准历史上基本没有成功的案例。一个概念的推行,最终变成产品,总是需要一个商业化的过程。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东西被抛弃,一些东西被重塑,一些东西被补充进去,上一次对语义网的商业化结果就是所谓的web 2.0。当然,事实上,web 2.0距离完美还差的远,在这个层面上,我不得不同意,语义网确实是个完美的方案,除了难以实现这唯一而致命的缺点。

因此,炒作一下未必是坏事,就让web 3.0的热潮和web 2.0一样到来吧。在尚未完全退去的web 2.0大潮中,我们看到了丑陋也看到了成功,无论如何,有趣的东西,有用的东西都变多了,blog之类的东西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改变了互联网。一个没有口号的商业热潮是难以形成规模的,虽然web x.0这个说法已经俗气的要命了,但是,再来热闹一次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无论快慢,无论是否曲折,这是往更智能的网络方向走的一小步,虽然我们最终也未必能达到真正的语义网。

ps:今天凌晨写的,受海底光缆断裂影响,我这个位于美国主机上的blog无法访问,所以今天才贴上来。

December 23, 2006

从古柯叶子到可卡因

断断续续用了1个月,终于看完了《可卡因传奇》。最令人震撼的,是接近结尾的这段话:“2000年前,很少有人会因为喝酒致死,因为没有人知道如何蒸馏酒精。他们酿造的酒劲儿很小,没什么危害。如今,在所有的地方都可以买到各种颜色和口味的纯度为100%的酒精,这样很容易让人喝的一醉不醒”,“吃水果和嚼甘蔗很少会使人体重超标,但糖一旦被提纯出来,只要你把它一吃到肚子里,几乎立刻就会导致肥胖。科学花费几个世纪的时间对种种消费品进行蒸馏和提纯,以便使人们从其中得到最大快感。对古柯和可卡因来说也使同样。无论是嚼食还是当茶喝,古柯本身并不危险。古柯叶中的可卡因含量很低,因此是无害的。但如果将可卡因从叶子中分离出来,吸入你的鼻孔或注入静脉,这时候问题就出现了。”

提纯这事情本身是伟大的,但是情况的确出人意料。似乎科技发展的很多分支都是这样,这到也没错,毕竟任何事情都是一半一半,有好必然有坏。

当然,这和我们平时的所谓常识也大有不同,平时认为毒品非常容易上瘾,而看了这本书才知道,未提纯的古柯叶子是不危险的。传说中火锅店放罂粟壳为了让食客上瘾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我们之所以有这样或那样的可怕认识,一半是因为有组织的宣传,一半是因为媒体虚张声势。当然,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中国,美国也同样如此。无论是美国媒体还是政府,都喜欢把和毒品有关的事情叫做战争,一次次的战争,一次次的加大预算,最后的结果似乎是根本没结果。而媒体则抓住一切机会来炒做和毒品有关的事情,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认为,如果没有媒体的帮助,毒品甚至不会像今天这样流行。媒体是短视的,官员是短视的,甚至科学家也是短视了。无论是用生物(其实就是害虫),还是化学的方法来破坏古柯生长环境的方法,事实上都干脆破坏了当地的正常生态。以高尚的名义,一切都变的如此简单粗暴,当然,结果并不需要他们承受。他们永远是“好意”的。人们往往觉得夸大事实会提高其他人的重视程度,无数事件告诉我们,这往往能让事情往异常的方向发展,而这个方向往往于事无补。可惜,在媒体的帮助下,这种夸大其次仍然在世界各地天天发生着。当然,我们也可以看作媒体和记者的无知,或是所谓的新闻性。没办法,这也是现实一种。

所以说,在这世界上活着,可一定要有主见。

古柯的发展更是出人意料的。从印加人的美味(这时候只是无害的古柯叶子),到西方世界为了控制印加人开矿干活的法宝,最终古柯终于来到了西方世界,提纯之后的古柯终于造成了这场至今仍然未见改观的毒品大战。命运就是这样有趣。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荒谬。这句话是对《可卡因传奇》的最好注解。

December 15, 2006

[旧文重贴]开源还是不开,难道是个问题?

原发于2004年07月21日 22:56:00, http://blog.csdn.net/VirusHuo/archive/2004/07/21/47973.aspx ,之所以重贴,是发现在我现在这个blog上没有收录这篇文章。刚刚无意间发现被无数人转贴过,虽然回复都是叫好无数,但是都没有声明作者。这样看来,这篇文章写的还算过的去,放在2年后的今天,仍然也不算过时。所以重贴一次也不算过分吧 :D


最近关于开源的话题好像被热炒起来了。个人认为,这是个很糟糕的现象。当媒体都关注一件事情的时候,这事情就要变味道了--正如blog现在的处境。

前两天在csdn上看到一句很经典的话:“中国参加开源项目的人数最少,但是叫嚣开源的人数估计最多。”确实,现在谁要不说点关于开源的话题,就显得那么土...所以我不能免俗,也开始说。

说实话,我很不能理解开源阵营怎么会跟微软阵营成了对立局面。无论是开源运动的领袖们,还是bill gates,恐怕谁都不会有这种想法。世界没有微软是不行的,而微软恐怕也乐得从开源社区得到些东西充实自己。无论是思想,精神,还是经验。

很多人对开源这种现象不理解,认为程序员把自己用来维持生计的代码公开,是非常不经济的行为。在我看来,持这种观点的多是入行没几年的新程序员。他们还没有真正被程序员和hacker的文化浸淫过,自然也不懂开源的历史基础。

开源的历史基础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那个古老的时代吧。尽管相对于现在,那仅仅是10多年之前。在那个年代中,提供给别人代码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而对别人说:“给我你 的代码看看”也是合情合理的。不仅仅是国外的hacker们这样做,在80年代初的中国,中国人也曾经具有这种思想。当时由于中国没有网络环境,共享一个 东西是相当困难的。所以,大家都习惯于提供代码给别人,供别人录入计算机运行。当时有几份报纸专门有版面用来刊登计算机爱好者投稿而来的程序代码。其中有 工具,有游戏,有控制扬声器发生的音乐程序,可谓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同一个年代,大洋彼岸的程序员也在作同样的事情。本人有兴经历了那个年代,也有不少 程序代码散见于报端。其中最为完整的甚至包括一个用汇编写的,运行于6502芯片屏幕横卷轴的游戏引擎。当时在那些版面,常常见到一些对过去程序进行改造 的程序,一般都是以这样开头的:“本报某期刊登了XX的XXXX,我为它加上了新的功能”或是“我改造了XXX的XXX”。没有人强迫,也没有什么成文的 规矩,但是人们就是这么作的,引用别人的程序,并包含别人的名字,作出修改,然后开放修改的部分。记得一个叫做“生命”的游戏程序就是这样逐渐被完善起来 的。

讲这段历史,是为了证明程序员从一开始就具有这样的传统--把自己的代码拿出来,让大家来改进。后来GPL的出现,只不过是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必然出现 的。客观来看,开源社区的出现和商业化软件公司的出现没什么不同的,他们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为什么要开源?

很多人对“为什么要开源”这个问题表示好奇。程序员为什么要把自己用来维持生计的东西开放给别人呢?

开源往往产生于一次郁闷的经历:找不到好用的软件,喜欢的软件太贵,或是急需的每个功能没有软件能做到。那,怎么办呢?好吧,既然是程序员,就不应该为这个事情发愁。自己写吧。

很快,程序写好了,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确实勉强能用了。这时候会有两种选择,1是把软件拿给别人用,收费或不收费。采用这种方法的时候,因为有很多 缺点,用户肯定会提出很多意见。如果程序员不去修改,那往往就丢了用户,最后变得很没有成就感。如果继续修改,那会花费太多的精力,而且很多事情是非常无 趣的。(比如说作windows程序的界面工作,我就非常讨厌。我宁可去写10个无界面的程序,也不愿意写一个有界面的程序)最后,这个程序可能反而成了 程序员心中的一个疙瘩,做下去,没精力,不做下去,可惜了。这时候,第2种选择就出现了--开源。程序员开放了这个软件的代码,用户需要什么功能,或是发 现什么bug,都可以自行修改。这样,原作者始终是这个软件的作者之一,原作者也享受了别人修改完成的功能,软件变得更好用了,用户越来越多,原作者也有 了名声和荣誉。

对于一个真正热爱软件事业的程序员,写程序并不比再网上发贴拍砖更难。而一个真正的程序员又往往是充满好奇心和热情的家伙。所以,可能很多人都像我一样, 热衷于解决难点,而对后继的维护烦闷不堪。这直接导致了一种后果--硬盘上堆满了写了一半的程序,没有一个能release的。其实这些程序反倒是最适合 开源的。要知道,很多人喜欢后继的维护,也喜欢作界面上的细致工作,但他们没有开始的契机。这不,我的朋友tinyfool就基于此开发准备开放两个程序的代码

开源带来了什么?

很多人说,我要赚钱养家,而开源不能给我带来收入,还要浪费我的时间,所以我不会从事这种工作。

对于这种观点,熊节曾经写道:“即使单从利益的角度来说,为open source做贡献不仅是一个难得的锻炼、交流、学习的机会,更是一个难得的获得名声和尊敬的机会——在开发者的社群,名声和尊敬几乎就意味着高薪”。这 个看法曾经遭到了很多人的批驳。有趣的是,支持开源者认为这种说法损害了开源的纯洁性,而不支持开源者从用此作为攻击开源的论据。

我是同意熊节的看法的。要明白这句话,首先要对开源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在我看来,开源是属于计算机科学的范畴,而商业软件的开发属于商业范畴。双方并没有 冲突之处。大家都明白,科学研究本身是不能带来利润的。要得到利润,就必须进行商业化运作。但如果没有科研,商业也无法一支独秀。

传统的科研领域如何获利呢?科学家们靠什么生活呢?不外有这样几种:著书立说,到高校授课,发表演说,应邀作商业公司的顾问等。爱因斯坦研究相对论的时 候,只是专利局的一个小职员。但这并不妨碍他后来成为伟大的科学家。在传统科学领域越来越完善,可供个人完成的发现和研究越来越少的今天,计算机科学给我 们提供了太多这种机会。一个好的开源项目组成员,是绝对不应该缺钱花的。

对于这个看法,有一个很好的例证。想必大家都使用过BT这个优秀的下载软件。关于BT的作者,有这样一段描述:

“尽管BitTorrent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然而直到几个月前,它并没有为Cohen带来过一分钱。"去年9月份我没有一丁点钱,"Cohen回忆 到,他当时只好利用这张信用卡的免息期来透支,填补另一张信用卡的帐单来过活。”

听起来很凄惨,不是吗?不过事情很快有了转机:“某天,Cohen的 事情为Valve软件公司的常务董事Gabe Newell所获悉。尽管Valve正在开发令游戏玩家望眼欲穿的Half-Life 2,但是它同时也在建立一个名为Steam的在线分发网络。由于Cohen掌握这个领域的专门技术,所以Valve为他提供了一个职位。Cohen从十月 份起搬到西雅图,开始了他的工作。”

好了,Cohen的工作问题终于解决了。因为BT,我们的网络生活变得更精彩了,因为BT,Cohen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为理想的双赢吗?

所以说,虽然参与开源软件本身并不能获利,但它往往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好处。对于在校学生,更是如此。在学期间并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如果能参与开源活动, 作出一定贡献,那么即学到了技术,又积累了声誉。如果能成功的领导一个项目,那就是难得的项目经理人才。待到真正找工作的时候,由于你的突出表现,可能往 往会使工作先找到你。

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如果急需某一领域的技术人才,一般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挖别的公司墙角,而另一种是自己找个合适的人来。比起前者,后者更容易被企业所接 受,而参与开源活动,则正是对用人公司表达“我是合适的人”。这种实实在在的成果的力量可比认证之类的大得多。

开源损害商业软件?

我从来不能同意这种看法。如果没有开源软件,恐怕商业软件公司也不能发展。没有竞争便没有进步。如果一个商业公司尚且不如一个开源软件好,那这个公司倒闭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不错,IBM从开源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甚至利用开源来对付微软。但这并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商业公司,自然是要竞争,逐利的。IBM用linux作为武 器,但他也付出了应该付出的东西,比如说为开源社区捐赠硬件和代码,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为了更好的利用开源社区,不过,为什么微软不来这么利用一下呢? (现在微软也开始试图采用类似的手段了)。而事实上,开源社区的程序员也并非傻子,怎么会心甘情愿被IBM利用呢?自然,这是一种双赢的合作。IBM捐赠 的eclipse代码让开源社区欢呼雀跃,这足以说明了双方都对这个合作表示满意。

对于个人来说,开放总是好的。比如说,我把这篇文章贴出来给大家看,如果《程序员》杂志社的编辑们觉得尚有可圈可点之处,也许会联系我打算发表它。那我就把他编编改改,加工润色。虽然中心思想没变,但大家读到的肯定是一篇更好看的文章,这时候,我相信各位不会觉的花钱买杂志不值得。而如果我不让大家阅读我这篇文章,那可能永远他也不会有发表的机会。

有人建议,要把自己的程序代码看好,不要给别人看。这个说法我认为非常可笑,除非你的代码足够牛,否则,别人看了又如何?就算不看,人家自己写也不是写不 出来 的。而如果你的代码真得非常牛,那建议你最好去申请专利,用可更靠的手段来保护它。要知道,越是伟大的程序员,反而越不在乎开放代码,而水平低的程序员, 却往往“敝帚自珍”。说穿了,我看这还是缺乏自信和竞争力的表现。伟大的程序员乐于解决问题,而糟糕的程序员总试图躲避问题。

如果开源软件消失了,世界将会怎样?

一种很普遍的认识是这样的:“微软为计算机的普及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这种说法当然没错,但,开源为计算机普及作出的贡献,你知道吗?

linus说:“学习计算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你有一台二手计算机,以及一张linux光盘,就可以开始了”。廉价的学习方法,给世界提供了大量的软件人才,这些人才参与商业运作,最终提升了整个行
业的发展。

如果没有开源软件,那很多人恐怕根本用不起计算机。很多企业也没有钱购买服务器系统,网络的应用萎缩了,行业水平降低了,最终受到损伤的,恐怕不仅仅是你 我这些以此行业为生的人。业内所有的硬件企业,软件企业都将受到影响。而IT的影响则又会影响到其它行业,最后可能甚至会造成整个社会经济水平的倒退和生 产力的降低。

这个观点吓人吗?一点也不吓人。诸位想一想,微软是什么时候才对internet发生兴趣的?在微软对internet发生兴趣之前,是谁支撑着 internet?是谁给用户提供ftp客户端,浏览器,服务器软件的?还不是开源软件?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仍然可以说internet是靠开源软件而 负担起来的。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开源软件,才创造了足够的职位供大家工作和生活。憎恨开源社区,说开源会抢了程序员的饭碗,实在是杞人忧天,恩将仇报了。

我们从何作起?

说了这么多道理,可能很多人已经对开源有所了解。至少不应该再认为开源对程序员工作有伤害了。那么,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呢?也许因为种种原因,暂时我们还不 能参与开源活动,我们也不能为开源产品撰写文章,摇旗呐喊。那,怎么办呢?很简单。开始使用开源软件。

如果你有足够的钱购买正版软件,那自然无可厚非。但如果没有呢?像方XX之类鼓动的那样,去用盗版?这不好,比起开源软件,盗版才是真正是要砸程序员的饭 碗。要知道,盗版就意味着你在抢劫另一些程序员的劳动成果。如果程序员自己都不 注意版权,那还有谁会为程序员撑腰呢?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做到尽量不使用盗版软件,尽量改用开源软件替代他。

总有观点认为开源软件使用起来比较复杂,我认为这实在是一种FUD。比如说,我使用open office来代替ms office的工作,一切良好。open office也能正确打开ms office的文档。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碰上任何不可解决的问题。

我认为开源软件完全能负担起一个人正常的工作。目前,我使用的开源软件包括:open office , netbeans , gvim , mozilla firefox等。这些软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得很好。我很喜欢他们。希望将来你也能喜欢。

“如果你有一份快乐,把他和朋友分享,快乐变成了两份。如果你有一份烦恼,把他和朋友分享,烦恼只剩下了一半。”对于开源软件,这句话应该这样说:“如果 你有一个有意思的程序,把他开源,你的会得到一个完美的程序。如果你有一个疑难问题难以解决,把他开源,你的疑问消失了。”

December 11, 2006

谷歌不太懂中文

周韶宁离开谷歌,终于尘埃落定。注意这里我说的是谷歌而非google。

周韶宁UT-starcom出身,前几天和曾在UT工作过的朋友聊天,提起周韶宁当年,可是威震八方,魅力十足。其实想想也知道,小灵通当年在中国市场面临的什么?用个“顶风作案”来形容,恐怕都算不得过分。说起来政策风险,小灵通面临什么样的政策风险?说起来利益集团,小灵通面临什么样的利益集团竞争?比起来当年走错一步就会有灭顶之灾的小灵通,谷歌根本没什么大麻烦。

然而,事实上,在谷歌成立后的这段时间,我们只看到了被封现象越来越严重,口碑越来越糟糕。这个完全可以让政府高兴,让用户喜欢的事情,竟然就被越搞越砸了。当年那个无限风光的周韶宁,我真想为他叫声冤。按照UT的历史看来,如果说周韶宁解不开google中国这个局,反正我不信。

这一年中,我们没看到谷歌有任何实质进步。所以说,周离开了,谷歌没了这个“联合总裁”的位置,也是档子好事。再等一段时间,没人可以背黑锅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到底是谁不行了。

10个月之前,我写了《Google中国还是古狗中国?》 ,当然后来事实上并非古狗中国,而是谷歌。不过事情似乎完全按照我预料的糟糕方向发展。抱歉,我实在无法认同现在的谷歌就是google中国。

google的精神并不仅仅是精英文化,大学选拔,也并不仅仅是免费的食堂,饮料和小吃,更不仅仅是每人两个显示器。遗憾的是,除了这些表象,我并没有看到谷歌和google有什么关系。是的,大批的google工程师从美国来到中国,见过其中一些,我也颇为喜欢他们,言谈举止都很有风度,水平和责任心也相当好,但是这并不能保证谷歌能够和google那样。

要知道,不是食堂有中餐,冰柜里面摆着王老吉,门口的牌子写着谷歌,会议室叫做水帘洞,打印机叫做怀素就代表了懂中文。google其实急需周韶宁这样的人来真正负责,而不是什么联合总裁。2006即将过去,2007即将到来,希望能看到一个合适的人来承担谷歌的中国大业,而不是忙着给自己出书,忙着给自己找关门弟子的作秀法。职业经理人,如果让自己的风采超过了企业,怕是要出问题了。周韶宁是符合我心目中的职业经理人的。不过眼前这档子事情让我觉得,谷歌未必懂中文,但是确实懂了中国的办公室政治。目前看来,百度更懂中文,这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百度的搜索结果永远无法和google那样让我满意。

December 8, 2006

车东的CC版权

周三与tiny一起,和车东吃午饭,车东力荐大家采用他的版权声明模式。这个模式叫做Chedong Copyright,缩写也是CC。

简要说来,就是车东研究了文章被转贴的过程,发现很多人并非故意不为原文加注连接,很多时候是没注意看版权声明或是懒得加连接,而是直接ctrl+c,ctrl+v了事。鉴于这种情况,车东建议在文章顶端加入一段声明,这样被转贴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一起被转走。这样客观上提高了署名和加注来源的数量。车东的观点是“为他人按照正确的方法去做提供方便”,我赞同这个观点,这也是技术人员应该有的心理要素。

具体做法可以看车东的这篇blog。文中提供了MT的模版,其他系>统可以参照制作。

tiny说:“我现在根本不关心转载问题了,关心不过来。”。车东则严肃的告知:“如果不这样做,那么你的声音会越来越小,不遵守规则的转贴者声音反而越来越大。”

是的,对于整个生态环境,这是严重的破坏。所以,花费点时间,用一下车东这个办法吧。

December 7, 2006

门户的力量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写过一篇blog,观点是专业的bsp是最佳的,而占领了专业领域的bsp也是所谓公众bsp所无法超越的。1年过去,回头审视这个观点,我不得不带点沮丧的承认,我当初的观点看来不那么正确。

认识到门户的力量,是在sina开了这个blog。虽然在开了之后这段时间比较忙,更新仅仅2篇。不过已经足够令人吃惊了。这两篇的访问量一篇1000多,另外一篇将近6000,当然,后者是被推荐到了科技频道首页所致。访问量当然不是一切,但是至少证明了有多少人关注这个话题。无论是出于分享的态度,还是写blog那必不可少的小小虚荣心,我都得承认,sina给了我足够的满足。这两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了我过去在donews所写的blog的访问量。而donews正是我认为在IT这个专业领域的最佳bsp。

去年这个时候,sina blog并没有今天这样强大,无论是吸引来的人群还是后台的用户体验。而1年过来,随着媒体的渲染,徐静蕾之类大众明星的光环影响,再加上sina对于blog的运营经验日益丰富,技术也越发成熟,sina blog已远非当日的吴下阿蒙。当然,这一切是逐渐发生的,并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爆发点和界限,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所谓web 2.0的渐进式,小步快跑的发展。

无论过程如何,现在在sina blog上已经完全可以感受到门户的力量。也不得不令人感叹,在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上,仍然是门户为王。门户们有足够的积累,足够的经验,足够的钱和耐心去投入,这足够可怕。我的blog处在“科技” 这个在门户中相对小众的领域,尚且可以如此。看看大众更喜闻乐见的娱乐领域如何吧。看看nam哥们这几张关于张钰的照片,那高达6万多的访问量,实在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能量,哎。

门户+偶像的力量如此可怕,小网站们,要加油了。变化总发生在不经意间,一个浪头打来,往往一切都重新洗牌了。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