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tember 2006 | Main | November 2006 »

October 31, 2006

霍炬的新生活

不知不觉,到donews半年多了。这半年,做了不少事情。从稳定旧的系统,提高旧系统的负载能力,到开发新项目。一切进行的还都不错。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跟所有关心我和donews的朋友说,我要离开了。

这不关任何其他人的事情,这半年中,无论是我们的程序员们还是产品运营人员,所有人都给我的工作给予了最大的支持,这半年非常快乐。

不过,想做一些能帮到别人的,充满乐趣的事情,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因此我决定,在donews工作暂告一段落这个时机,离开donews,做我更想做的事情。

目前,我和tinyfool合伙成立了“银杏咨询”(业务刚刚开始,网站尚未建立,公司尚未注册…),我们主要做针对技术方面的咨询和顾问。简单的说,假如你有个公司,但是没有足够好的技术人员,招聘不是一时的事情,就算雇了1,2个强人,人力成本也比较高,这时候你就比较需要我们的服务了。我们可以从项目各时段切入,帮你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解决疑难问题。也算为中小企业解决一个实际的困难吧。相信这是一件足够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在这个行业多年的经验可以帮到更多的人。

这是目前的情况,事情通报出来,大家也就不用猜了。感谢donews/千橡对我的照顾,感谢同事们和刘韧老大容忍我的任性和坏脾气。如〈易〉讲即济卦,卦象是水火相交,意思旧的完结的时候,正是尚未完成的新的开始,周而复始。

这也是我新的开始。

October 30, 2006

blog大会&回到北京

feedsky赞助,去杭州参加了2天的中文网志大会,于今天早晨回到北京。

如出发前所料,我们在去杭州的z9火车上就开始了小会。先是在车上找到了詹斌老师,sayonly邢孔育,然后又抓住了抓虾的徐易容,王歆谧,还有一见的林总。一个小小的软卧房间,挤了8个人,其中还包括了tinyfool这样的重量级人物,热闹程度可见一般。

到杭州之后,得知会议地点转移。可怜抓虾的同学们没人通知,来回扑了个空。会议其实是最不用多说的,和以往所有的这类会议一样,上面大会,下面小会。

我出发前想见到的人,除了车上就见到的朋友们之外,还有dbanoteszola,shizhao等等,都跟想想中的差距很大。这大概也是blogger的特点之一,现实腼腆,网上活跃。

开会的最有趣之处就是能见到很多有趣的家伙们。大家在一起聊聊天,这就是最好玩的事情。要知道,詹斌,sayonly等等虽然和我们一样也在北京,但是我确实是在这次会上才第一次见到。:)

据说明年会议将在北京召开。今年没来得及聊的朋友们,明年再见了。如果真的再北京开,我提前报名做义工。

October 27, 2006

z9这趟火车


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火车,比飞机票就差几十块钱。当然这不是有趣之处。

有趣之处是,这个车上似乎会有许多许多熟悉但没见过面的人出没。

你看,原来我以为只有我和tiny,昨天发现了还有抓虾的徐大侠,今天看了sayonly的blog,想来大概还能在车上找到sayonly和zhanbin老师。看来,今天晚上这趟z9成了网志大会的扩展会场。

还能见到谁呢?这个旅途,大概会是从北京站开始的。我争取6点到北京站。看看能凭对照片的记忆在候车室找到谁。

October 24, 2006

for bloglines :)

给bloglines验证的代码。

二维条码这样搞下去会如何?

随着地铁里面遍布出现了用二维条码给超女投票的广告牌,估计二维条码已经不是一个让人陌生的概念了。

二维条码从名字上看起来,似乎就是普通条码的升级版本,其实原理完全不同。二维条码的目的是在一块有限的面积内,容纳尽量多的信息,同时又要可以快速的被解码。这里面就涉及到了编码和压缩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处理起来比一维条码的技术难度大的多。

为什么要发明二维条码呢?据说最早是汽车配件供应商发明的。一个配件上有很多信息,一维的条码容纳不了那么多东西(平时在超市购物的时候,扫描的是1维条码,但是后面有个数据库负责查询,因此条码本身并不容纳更多信息),于是就造出来了这种二维条码。

知道了这个前提,再来看地铁上这个投票应用,就觉得可笑了。投票只是投一个号码,这个用1维条码也没问题。其实,发送xxx到xxx反而是最简单快捷的方式。所以说,这个投票应用是属于“拉郎配”的--本来用不着他,但是偏要用。搞的大家都很麻烦。

二维条码也有很多种,彩色的,样式漂亮的,不一而足。目前移动推的这个(其实应该是跟移动合作的银河传媒)大概是最难看的一种。
由此种种,令人感叹,垄断之名下,如果能有好东西用,才奇怪呢。想像力都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同样的,短信,wap,无非不是如此,一个好端端的应用,借助垄断帮助了一帮家伙快速敛财,然后行业烂了,人撤了。

悲夫!

October 23, 2006

期待周末的网志大会


比起商业机构的“博客大会”,我更期待这个民间的网志大会。昨天买了Z9的车票,这个周六,我和tiny就要在杭州去参加网志大会了。

feedsky之赐,我和tiny都得到了他们赞助的机会。商业和民间活动的正当结合,总是有生命力的。从feedsky上线开始,我一直用到现在,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过去统计的数字不大准,不过现在已经很准确了。值得夸奖一下。

说起来blog,自2003年,被韩磊带进了这个圈子,就一直写到了现在。其间几次搬家,很多过去的文章已经找不到了。其间几次暂停,险些差点就荒废了,幸好后来建立了http://blog.devep.net/virushuo这个海外根据地,让我的大部分blog得以保存下来。

写blog是个习惯,养成好的习惯难,放弃一个习惯倒是很简单。分享是如此有趣,所以我虽然曲折,勉强,还是一直写了下来。总结这些年,通过blog认识了很多朋友,得到了很多知识。Eric Raymond在《如何成为一名黑客》中提到“会流畅地用母语写作。(令人惊讶的>时,我所知道的所有最棒的黑客,都是很不错的作家)”。 这里的黑客是其本意,也就是那些伟大的开源系统的核心程序员。blog最早也诞生于技术人员中,随后推向了大众。可见写作和分享是任何人都有兴趣的事情。

扯远了。杭州我们会见到谁呢?比我们更早开始blog的前辈?明星blogger们?更多的还是和我一样,普普通通,没什么名气,但是仍然>在静静的写着自己的思考和感受的人吧。不管怎么说,期待杭州的相见。

October 20, 2006

对金钱的渴望不是全部

我这人,其实也比较平和。但是偏偏有人说你牛逼烘烘。有人说,你这样,永远成不了大事。我不懂什么叫做大事。

如果大事就是赚钱,那么我还是立刻离开北京,回天津,混我的祖业比较好。我家有足够的背景有足够的关系,也有一些房产,我可以舒服的,悠闲的,过我的日子,何必来这里受这个罪?

有人不相信,有一些人确实对金钱没那么强的偏爱。我只能说,你没见过的事情,不代表不存在。我热爱一些东西,并不代表有多大利益。难道你真给了我多大的利益嘛?你承诺的东西,作到了嘛?至于你说nasdaq,我现在还没见到一份合同呢。这种事情,能算利益嘛?我今年27了。不是小孩子了。

我的明确的说,生活不仅仅是钱。我能在毕业的第一年,在北京买的起一个2室的房子,就证明我有足够的能力赚钱。剩下的,无非是我是否愿意去赚。 不去做,不代表我不能做。

你碰上事情,不知所措,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也是当时你的选择。不要强加于我。更不要四处说我不好。有人天天不上班,你拿他也没什么办法,上班的倒是老挨骂,这感觉很舒服嘛?大家天天玩命,到底为了谁?谁能得到最大利益?

现在除了技术人员,别人都可以跑会拿红包了。技术人员呢?对,有被骂。这真是很公平的游戏啊。技术人员干活,往往就求一个开心。如果不开心了,千金难买。

要知道,一切都是合作,我不求你,你也不用求我。我尊重你,但仅仅是尊重。如果你不需要这个尊重,让我走就是了。

这都是何必呢。

October 18, 2006

zola vs postshow,这场戏好看

blogger大概都对版权问题比较敏感。毕竟,当你开始在网络上发表一些自己原创的东西的时候,就不由得你不关注版权问题了。除非当发现别人把你的东西搬走,署上他的名字的时候,你一点都不生气。说实话,我不相信有人能这样。退一步说,blog的目的之一是讨论和分享,如果你把我的名字去掉了,别人想讨论的时候,怎么能找到原作者我呢?

当然了,中国这种事情多了去了,慢慢的大家都习惯了。维权确实是个成本很高的事情。幸运的是,总还有那么一些人有足够的耐力做这事。zola就是一个。

zola猛击postshow的版权问题这事情,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原因是postshow的成员aiwa99盗版了别人一张图。盗版的意思是说:他把人家原有的版权水印裁掉,换成了自己的。这事情确实比较令人不爽,也是后来aiwa99发表的那个“解释”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的。你看,aiwa99说“我谨向所有认为我的这一不慎行为为严重侵权”行为的朋友表示深深的歉意”,如果靠“不慎”可以裁掉人家的水印,再加上自己的,这个不慎也太强了。差不多能赶上美国“误炸”中国大使馆了。

之所以我要在这里说说这事情,也是因为postshow这边的表现实在是太令人ft了。其实,小问题,私心谁都有,想盗版别人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能处以极刑的罪过,痛痛快快承认一下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他们就偏不。大概这也是“不慎”所致。这更让我觉得,中国确实需要zola这种热血青年,抓住这种问题,打到死,对方不认错,绝不罢休,还就跟你较真了。长此以往,想必业内风气也能大有好转。最后我们所有愿意在网络上胡乱写上几笔的人都可受益,实在是好事。

至于postshow的头JoyChan认为zola blog的那几十个访问量不算什么,我估计他会为他这句无礼的话付出点代价。其实,我还真希望zola借此炒做出名,有个愿意维权的哥们出名,对咱没坏处,他也应该出名。

相关:
tiny也有一篇:为什么我们需要周曙光这样的网络胡闹者

October 17, 2006

bye-bye my 3618[旧文重贴]

明基在9月28日宣布停止继续投资原属西门子手机部门的德国子公司,并向德国当地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录此旧文,以做纪念。原发于 2004-09-17,距离现在1年。我用的手机从西门子变成了nokia,当时的女友也早已不见。明基这次断腕,西门子手机最后的血脉也没了。世事如此无常。

今天买来了新的手机,选来选去,最后还是决定买了siemens M55。别的品牌用不习惯,我也不喜欢所谓的高档手机,那不是咱老百姓用的。
我的3618终于退役了。他陪伴着我走过了大学最后的时光,陪我走进社会,陪我找到了现在的女朋友。(第一次约她出来是用3618的gprs上网,然后用 wap上的qq把她叫出来的)。可谓功不可没。在最后的时光中,我没有好好对待他,摔摔打打,风里来雨里去,甚至用他出气。大概是那次出气出得太狠,他终 于坚持不住了。坏掉了。但是最后的时刻,他并没有抛弃我,他用最后的力量让我把通讯录和短信导出到了计算机上,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siemens是一个很奇怪的厂家,现在市场上竟然没有多少家店在卖。甚至中复都没有。走了好多地方,终于买到了这个M55,菜单什么的都跟原来一样,很 好上手。这样优秀的手机在中国竟然濒临绝种,意外,但也不意外。德国人,恐怕永远也不理解所谓的时尚,他们做出来的大部分手机都是一个样子,所有的手机都 是功能强大,扩展性强。但是时尚的白痴们很难理解这种苦心设计,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不会用。
翻看M55的菜单,其中有短信,EMS,彩信3种信息格式。2001年底,MMS和EMS激战正酣,siemens支持EMS标准,EMS是一种扩展短 信,是黑白的,但是速度快,功能强,体积小,siemens认为这东西足够用上很多年,大力推行。siemens在EMS上花费了不少心思,可惜,时光一 去不返,恐怕根本没人真正用过这东西。可怜的德国人,他们实在是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彩色的屏幕,这么喜欢所谓的和弦铃声–当年的彩屏手机,只能用 上1天,还是不怎么打电话的情况。三星那种品牌就竟然把这东西推到了市场上,买的贼贵,还竟然卖掉了不少。那种1天不怎么打电话都需要充电的机器能叫做手 机吗?叫做移动的固定电话还差不多。我的3618用了3年还能待机4天呢。
中国市场是很大的,但长换手机的是时尚的年轻人,他们要的是酷,炫,而不是实用。像我这种实用主义者在这次手机坏了的时候甚至还是想去买一个3618回 来。还专门跑去西直门二手市场转了转,结果人家都看怪物一样看我。我只能落荒而逃,跑到公主坟买了这个有点时尚的M55。德国人不懂这些,他们只知道做实 用的机器,中国市场他们丢掉了。欧洲人更是很少换手机,siemens还把质量做得这么好,像我这样用东西费的人都能用3年,一般人估计用10年没问题。 这能赚到钱吗?真是捏了一把汗。
后来,siemens据说要时尚一下,推出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手机,广告做的也奇奇怪怪。结果,不出所料,还是买不动。德国人肯定不懂,为什么时尚你们也 不喜欢?可惜,这次德国人只知道外表的时尚,不知道彩屏之类的东西才是用户攀比的主要内容。结果他们就做了一个时尚的外壳,这当然买不掉。可怜的一根筋的 德国人!
siemens的用户是很有意思的。基本都是技术人员在用。或是就是技术人员的家属被迫使用。比如说我lp。这些技术人员带来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大家研 究着怎么自己升级framework,怎么做软件等等,siemens的计算机上配套的软件是非常强大的,而且有好几个,但这些竟然都是用户自己写的。别 的品牌很难看到这种情形吧。这些技术人员自得其乐,但是他们挽救不了siemens。就说对3618的热爱,我有一次碰到2个程序员,3个人拿出来手机一 看,都是3618。我说:我还想再买一个,省得坏了没得用。第二个人说,我也想买,昨天去看了看,600块钱,有点贵。第三个人说,前几天我去超市,正好 看见促销,卖500块钱,我一高兴,一次买了2个。够用几年了。但,就算这样的铁杆用户,仍然不能阻挡siemens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
上面啰嗦这堆东西是有现实意义的。技术重要吗?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外壳好看重要吗?也重要,但这不是全部。用户需要什么,这是个很微妙的平衡。时尚这个东西,真的是让人搞不懂。想发财吗?吸取siemens的教训吧。

October 15, 2006

见抓虾徐易容

我喜欢技术人员,尤其是好的技术人员。所以当徐易容说见见面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周日下午,雕刻时光。恩,这地方似乎是徐易容的会客室,上次见keso也是这里。

差几分钟4点,一条短信发到我手机上:“稍等几分钟”。几分钟之后,我们一边用手机通着话,一边在楼梯的拐角见面了。几乎完全准时--精确是技术人员的第一特性。

我们坐下来,开始从自己的家乡谈起,谈专业,谈怎么开始学计算机的,谈了很多东西。然后开始谈到他在ibm的研究成果,谈国内的技术氛围,一直聊到他和合作伙伴创造了抓虾,具体不详述,但足可谓相见恨晚。这是我最喜欢的那类技术人员,水平高而内敛,思路清晰而准确,言谈大方而有趣。很快,我就把他默认为跟我一类人。我们一起聊了将近2个小时,感觉时间过的很快,相谈甚欢。

和徐易容的聊天,让我确认了,抓虾是个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其实,做一个外壳看上去还不错的东西很简单,但做一个真正优秀的东西,能承担海量数据的东西,绝对不是没有技术门槛的。徐易容表达了“web2.0 中,用户共享的是智慧。”,这句话点醒了我思考了挺长时间的一些问题。是的,web 2.0并非是用户创造内容,而是用户创造智慧。徐易容精通机器逻辑和数据分析,他比我们更懂得机器能做什么,能作到多好。这样的基础,反过来研究如何使用用户共享的智慧,更是神兵在手了。抓虾的未来,应该很漂亮。让我们期待吧。

分开的时候,徐易容说,叫你老霍吧。我说这当然好,但是我比你还小呢,是不是不太合适啊。他说无所谓。然后用右拳轻轻捶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老霍”。 这瞬间,我觉得好像和他认识了很多年,好像早就是朋友,又好像回到了上学的年代,那时候,我们都是这么打招呼的,多亲切!“老徐是我的朋友”,我心里想着。

October 11, 2006

怎样挑选优秀的服务

我总给别人推荐点好东西。其中包括好的网站,好的小工具,好的开源软件,甚至有趣的人--当然这个就跟本文无关了。有人问我,怎么找到这么多好东西的。看了这篇Youtube为什么成功,我才发现,原来是我这个系统,根本碰不上太差的东西。作为曾经的Freebsd用户,现在的mac用户,显然我碰上过不少麻烦,尤其是在中文世界。很多人听说我不用windows的时候表示了惊奇,他们会说,什么什么你用不了怎么办之类。

软件上不太好说,现在互联网发达的时代,其实完全可以说,让非windows用户不能正常使用的网站,决不是个好网站。让linux用户可用,并不仅仅是增加“那一点点”linux用户的事,而是要对系统精细加工,甚至从一开始就要多考虑很多问题。考虑问题多了,整个网站的气质也就发生了变化,最终这个网站就变得更加令用户舒服。

这个变化很有趣,对于开发者来说,与其说“照顾一下其他系统的用户”,不如说,“照顾一下自己产品的质量”。你得相信,你花费的这些时间,不仅仅是为了仅占你用户总量的1%那部分非windows用户,更多的是提升你本身的能力。

所以,我很容易回答哪个“什么什么你用不了怎么办”的问题。答案就2个字:“不用。”

tiny说,“凡是nb的东西,都有mac版本”。确实如此。无论是C++,Java,Python还是firefox,emule,bt,甚至diablo2还是冰封王座魔兽世界,都能在mac上跑的很好。我们似乎可以简单粗暴的反过来说,大多数不能照顾其他系统的东西,都是不nb的。

October 9, 2006

wallop reload 这是微软的野心吗?

经tiny邀请,我得到了wallop的账号。开始我还挺惊奇,这东西不是3年前比较热火的吗?怎么现在又死灰复燃了?了解了才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的wallop早已不是当年的哪个试验品了。这是个全新的东西,甚至,连账号都要重新邀请才能用了。

界面自然还是flash,风格不错,有点像传说中的vista,比现在糟糕的msn live spaces好的很多。

这些都不是重点。一个有blog,有相册,有im的大杂烩,天生就是没价值的。wallop的亮点,我认为在于mod。

mod不是一个新鲜东西,现在的系统,大多提供接口让用户开发一点小程序来扩展功能,包括我前几天写到的youos,也有大量的mod供用户使用。 wallop唯一不同的地方,是mod不免费提供,而是需要用虚拟货币购买的。虚拟货币哪里来?现在还不知道,除了初始的系统赠送的之外,以后大概是要购买的。

有了这个东西之后,用户开发的mod就可以卖钱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不同于作个模版卖钱,或是做几个主题卖钱那么简单,利用mod,可以把你自己网站的服务和wallop组合起来。比如说,你有个能查列车时刻表的网站,你可以开发一个查列车时刻表的mod买给用户。查的数据源当然还是你的网站。这简直当作个人网站的另外一种盈利模式了。

越是大而全的网站越难以作好,一些有用的数据和资料往往在小网站中表现的最好。因此,网站之间的数据流动变的非常重要。事实上,无论是 webservice或是xml,本来的用途也是解决数据流动的问题。微软通过这样的方式连接了小网站和大网站,如果再进一步,将桌面系统也连接起来,会发生什么事?桌面软件和网站的界限就彻底被模糊了。这也是vista一直宣称的。

帮助用户赚钱,这一直是微软最大的推动力之一。互联网上,微软大概试图再次把这一招搬出来用。

大公司总有我们缺少的资源,小公司总有他们缺少的创意和细致。结合起来,挺不错。改天咱们再来说说google在这个方面做了什么。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