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春快乐 | Main | 哪里有什么永恒 »

也说google.cn

作者:virushuo 发表于 2006-01-30 03:01 最后更新于 2006-01-30 03:01
版权声明:按照by-nc-sa的cc协议可转载,拒绝采用“独家” 授权媒介(含网站和平面媒体)转载、引用、链接,除非获得本人许可。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大过年的,不该写这些尖酸的文字,罪过罪过。

今天看到了2篇文字,让我忍不住想说几句。

第一句是说“google没有向美国政府低头,反而像中国政府低头了,这是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第二句是说洪波的。“这种虔诚到死的心态,使得他们就象信徒一样,孜孜不倦的为Google布
道。中国有个小有名气的网络评论家,叫洪波,就属于这种典型。”

因意见相左,且本文注定尖刻,不列出处了。幸好引用部分较少,也无须列出处。

就像他们不懂为什么洪波赞扬google,我也不懂为什么他们总在唱衰google。当google极其痛苦的选择了部分妥协这种方式,我不知道这帮人心理是高兴--总算可以攻击洪波了,还是难过--为什么难过我不想多说了。

我充分理解google所说的“提供受限制的服务比不提供服务更不符合google的原则“。不提供服务的先例,实在是太多了,建国初期有过,89年之后有过,结果如何?大家都明白,就是我们这种普通人的生活变得更加生不如死,至于居庙堂者,除了去发达国家的时候有点麻烦,同时被世界上大部分民主国家嘲笑,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不舒服的,何况他们还可以去更不发达的国家吹牛扯淡,两者扯平,可谓毫发无伤。

google如果不妥协,失去的只能是你和我这样的人,所以,我们应该对google充满敬意--幸亏他们选择了这种方式,否则我们怎么办?至于国内的几块料,不提也罢。待我回头专文讨论。面对极其困难的情况,我从不尊重自杀者,死是很容易的,几秒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瞬间的痛苦不算什么。真正的痛苦是在这种环境中继续活下去,活好,在困境中尽己所能,作能作的事情,以图将来。即所谓”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从来不佩服那无数死柬的死士,中国历史上,我最佩服司马迁。如果司马迁受刑之后选择了死,我们今天基本不会有机会再提起这个人,而他痛苦的活下来的结果,让我们不仅知道了有个受腐刑的司马迁,还知道有个残暴的汉武帝。大概就这样,我佩服google,不管是不是因为商业。时间会证明一切。

前面引用的第二种说法批判完了。

下面来批判第一种。

第一种人,我不想浪费笔墨,我就送他们两个字:狗奴才!

相关文章: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