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ch 2005 | Main | May 2005 »

April 30, 2005

一篇好文,但我不能写标题,也不能写摘要

 谢|记|借|协|感| |。|不|治| |政|的|如| |风|5|闻| |萨|颁|首| |在|程|
  |者|此|会|谢| | |能|文| | |这|晦| |雨|年|自| |世|发|先| |恐|益|
  |无|机|领|教| | |到|明| | |一|、| | |度|由| |界|2|,| |怖|中|
  |国|会|奖|科| | |达|进| | |义|万| | |世|奖| |新|0|我| |和|获|
  |界|,|并|文| | |喀|步| | |举|马| | |界|。| | |0|要| |谎|世|
  |组|我|宣|组| | |尔|和| | |,|齐| | |新|感| | |5|衷| |言|界|
  |织|还|读|织| | |领|人| | |无|喑| | |闻|谢| | |年|心| |中|新|
  |,|要|答|执| | |奖|权| | |疑|的| | |自|教| | |度|感| |坚|闻|
  |感|感|谢|行| | |,|状| | |是|时| | |由|科| | |吉|谢| |持|自|
  |谢|谢|词|局| | |我|况| | |雪|候| | |奖|文| | |列|联| |常|由|
  |保|世|。|同| | |感|改| | |中|,| | |国|组| | |尔|合| |识|奖|
  |护|界| |意| | |到|善| | |送|联| | |际|织| | |莫|国| | |答|
  |记|报| |我| | |非|意| | |炭|合| | |评|执| | |·|教| | |谢|
  |者|业| |委| | |常|义| | |,|国| | |判|行| | |卡|科| | |词|
  |委|协| |托| | |遗|重| | |对|教| | |委|局| | |诺|文| | | |
  |员|会| |世| | |憾|大| | |推|科| | |员|和| | |·|组| | | |
  |会|,| |界| | |和|。| | |动|文| | |会|2| | | |织| | | |
  |,|感| |报| | |抱|对| | |中|组| | |。|0| | |伊|给| | | |
  |感|谢| |业| | |歉|于| | |国|织| | |在|0| | |萨|我| | | |
 


 、| |生|拍|怀|底|南| |﹃|‥|直| |正|生|亮| |亮|法|谢| |感|和|悲| |
 林| | |案|着|线|方| | |作|又| | |,|先| | |新|美| | |凤|愤| |
 若| | |而|无|书|都| | |为|可| | |比|生| | |社|国| | |凰|而| |
 先| | |起|比|写|市| | |中|爱| | |奇|,| | |。|之| | |卫|沉| |
 生| | |的|崇|了|报| | |国|的| | |女|安| | |感|音| | |视|默| |
 、| | |中|敬|当|案| | |内|胡| | |士| ·  | | |谢|和| | |,|的| |
 胡| | |共|的|今|﹄| | |地|舒| | |,|库| | |邱|英| | |感|本| |
 绩| | |元|心|中|的| | |唯|立| | |布|珀| | |立|国| | |谢|国| |
 伟| | |老|情|国|媒| | |一|女| | |鲁|女| | |本|广| | |华|行| |
 先| | |任|,|的|体| | |按|士| | |塞|士| | |先|播| | |盛|业| |
 生| | |仲|我|新|,| | |照|及| | |尔|,| | |生|公| | |顿|组| |
 、| | |夷|要|闻|北| | |独|其| | |先|卡| | |,|司| | |邮|织| |
 杜| | |先|感|奇|京| | |立|领| | |生|维| | |杨|,| | |报|。| |
 导| | |生|谢|迹|的| | |公|导| | |。| ·  | | |锦|感| | |和|感| |
 正| | |和|挺|。|财| | |正|的| | |尤|崇| | |麟|谢| | |纽|谢| |
 先| | |吴|身| |经| | |原|财| | |其|基| | |先|美| | |约|亚| |
 生| | |南|而| |杂| | |则|经| | |要|塔| | |生|联| | |时|洲| |
 、| | |生|出| |志| | |报|杂| | |感|沃| | |,|社| | |报|周| |
 刘| | |先|、| |用| | |道|志| | |谢|先| | |何|和| | |,|刊| |
 


 生| |先|槐|、| |生|浩|王| |、|先|民| |健|、|生| |先|志|界| |律|陶|
 。| | |植|展| | |波|克| | |生|先| | |萧|、| | |永|、| | |先|
 你| | |先|江| | |先|勤| | |、|生| | |瀚|贺| | |先|知| | |生|
 们| | |生|先| | |生|先| | |傅|、| | |先|卫| | |生|识| | |。|
 也| | |、|生| | |、|生| | |国|张| | |生|方| | |、|界| | |感|
 是| | |梁|、| | |尹|、| | |涌|星| | |、|先| | |江|、| | |谢|
 受| | |根|樊| | |丽|昝| | |先|水| | |胡|生| | |平|传| | |仗|
 难| | |林|崇| | |川|爱| | |生|先| | |星|、| | |先|媒| | |义|
 者| | |先|义| | |女|宗| | |、|生| | |斗|陈| | |生|界| | |执|
 ,| | |生|先| | |士|先| | |王|、| | |先|兴| | |、|和| | |言|
 同| | |、|生| | |、|生| | |小|张| | |生|良| | |茅|文| | |、|
 时| | |曲|、| | |李|、| | |山|思| | |、|先| | |于|化| | |两|
 更| | |新|许| | |健|胡| | |先|之| | |季|生| | |轼|界| | |肋|
 是| | |久|兰| | |先|小| | |生|先| | |卫|、| | |先|知| | |插|
 拯| | |先|亭| | |生|同| | |、|生| | |东|顾| | |生|名| | |刀|
 救| | |生|先| | |、|先| | |陈|、| | |先|则| | |、|人| | |的|
 者| | |、|生| | |赵|生| | |峰|杨| | |生|徐| | |刘|士| | |中|
 。| | |盛|、| | |岩|、| | |先|支| | |、|先| | |晓|‥| | |国|
 请| | |洪|储| | |先|沈| | |生|柱| | |王|生| | |波|许| | |法|
 


  |更|而|健| |不|更|得| |会|的|巍| |巍|而|,| |候|京|感|名| |个|大|
  | |且|全| | |煞|到| | |政|高| | |微|恐| | |报|谢|单| | |会|
  | |冤|的| | |有|这| | |客|墙| | |弱|怖| | |及|欲|还| | |原|
  | |案|社| | |介|个| | |,|。| | |的|无| | |南|哭|更| | |谅|
  | |总|会| | |事|荣| | |如|我| | |呐|所| | |方|无|长| | |我|
  | |是|,| | |的|誉| | |果|还| | |喊|不| | |体|泪|,| | |这|
  | |显|什| | |方|,| | |没|必| | |所|在| | |育|的|恕| | |份|
  | |得|么| | |式|而| | |有|须| | |向|,| | |所|亲|我| | |冗|
  | |郑|样| | |继|更| | |你|感| | |披|谎| | |有|朋|不| | |长|
  | |重|的| | |续|大| | |们|谢| | |靡|言| | |的|好|能| | |的|
  | |其|冤| | |下|范| | |的|那| | |,|无| | |同|友|继| | |致|
  | |事|案| | |去|围| | |猖|些| | |吹|所| | |人|和|续| | |谢|
  | |和|都| | |┃|的| | |狂|系| | |倒|不| | |!|南|逐| | |名|
  | |格|是| | |┃|冤| | |和|铃| | |了|在| | |去|方|一| | |单|
  | |外|办| | |在|案| | |愚|之| | |重|,| | |年|都|列| | |。|
  | |完|得| | |一|也| | |蠢|后| | |重|你| | |的|市|明| | |实|
  | |美|成| | |个|必| | |,|又| | |黑|们| | |这|报|。| | |际|
  | |。|的| | |法|将| | |我|解| | |幕|坚| | |个|、| | | |上|
  | |我|,| | |制|以| | |不|铃| | |和|强| | |时|新| | | |这|
 


 强|在|最|足| |衣|﹄|是| |非|远|狱| |在|、|,| |被|讲|总| |前|先|要|
  |黑|后|食| | |。|一| | |都|中| | |李|所| |奴|中|统| | |生|感|
  |云|,|的| | |我|座| | |是|还| | |民|有| |役|曾|肯| | |,|谢|
  |压|我|猪| | |现|更| | |恶|是| | |英|的| | |说|尼| | |你|我|
  |城|要|圈| | |在|大| | |性|狱| | |先|人| | |‥|迪| | |们|的|
  |、|特|。| | |拥|的| | |制|外| | |生|都| | |﹃|1| | |的|战|
  |大|别| | | |有|监| | |度|,| | |,|不| | |自|9| | |苦|友|
  |难|感| | | |的|狱| | |的|我| | |请|自| | |由|6| | |难|和|
  |临|谢| | | |小|,| | |囚|们| | |你|由| | |是|3| | |是|难|
  |头|我| | | |康|一| | |徒|其| | |们|。| | |不|年| | |整|友|
  |之|的| | | |生|个| | |。|实| | |分|﹄| | |可|在| | |个|喻|
  |际|妻| | | |活|﹃| | |对|都| | |享|亲| | |分|柏| | |中|华|
  |,|子| | | |,|没| | |我|在| | |这|爱| | |割|林| | |国|峰|
  |你|陈| | | |其|有| | |来|受| | |个|的| | |的|墙| | |的|先|
  |的|君| | | |实|天| | |说|难| | |时|喻| | |,|边| | |耻|生|
  |镇|英| | | |是|空| | |,|,| | |刻|华| | |只|的| | |辱|、|
  |定|女| | | |一|的| | |外|我| | |!|峰| | |要|著| | |。|李|
  |、|士| | | |间|都| | |面|们| | |无|先| | |一|名| | |美|民|
  |坚|!| | | |丰|市| | |无|永| | |论|生| | |人|演| | |国|英|
 


 猪|美|子| |儿|而|,| |后|司|夜| |日|生|听| |在|考|儿| |‥|爸|和| |
 圈|丽|却| | |物|你| | |法|夜| |日|活|和| |窃|察|子| |﹃|爸|友| |
 不|世|正| | |是|还| | |当|,| | |,|监| | |了|哪| |我|到|善| |
 是|界|陶| | |人|照| | |局|在| | |在|视| | |。|里| | |哪|让| |
 美|!|醉| | |非|常| | |非|连| | |我|的| | |那|去| | |里|人| |
 丽|是|在| | |,|送| | |法|续| | |被|鬼| | |里|了| | |去|吃| |
 世|的|美| | |母|儿| | |冻|两| | |非|影| | |很|?| | |了|惊| |
 界|,|丽| | |亲|子| | |结|次| | |法|每| | |自|﹄| | |?|。| |
 ,|我|世| | |来|去| | |了|抄| | |秘|时| | |由|你| | |﹄|当| |
 哪|们|界| | |电|上| | |全|家| | |密|每| | |,|微| | |,|8| |
 怕|需|。| | |说|钢| | |家|的| | |拘|刻| | |是|笑| | |当|岁| |
 是|要| | | |刚|琴| | |所|惨| | |捕|笼| | |一|着| | |8|的| |
 丰|一| | | |刚|课| | |有|剧| | |关|罩| | |个|说| | |0|儿| |
 衣|个| | | |被|。| | |的|发| | |押|着| | |美|‥| | |岁|子| |
 足|美| | | |噩|琴| | |生|生| | |的|我| | |丽| | | |的|问| |
 食|丽| | | |梦|声| | |活|之| | |1|们| | |世|﹃| | |母|你| |
 的|世| | | |惊|悠| | |资|后| | |6|的| | |界|他| | |亲|‥| |
 猪|界| | | |醒|扬| | |料|,| | |0|日| | |。|出| | |问|﹃| |
 圈|。| | | |,|,| | |之|在| | |个|常| | |﹄|国| | |你|我| |
 


 有| |没|作|不| |义|、|对|的|我| |。|相|。| |对|织|用|认|充| |都|。|
 讲| | |为|容| | |提|于|成|们| | |,|警| | |的|常|同|满| | |人|
 假| | |新|辞| | |高|我|果|要| | |以|惕| | |梦|识|。|敌| | |不|
 话| | |闻|的| | |政|们|。|分| | |政|卑| | |魇|为| |意| | |应|
 的| | |从|责| | |治|来| |享| | |治|鄙| | |。|武| |的| | |生|
 权| | |业|任| | |能|说| |各| | |正|无| | |不|器| |境| | |活|
 力| | |人|,| | |见|,| |自| | |确|耻| | |要|,| |遇| | |在|
 。| | |员|也| | |度|当| |的| | |之|的| | |和|我| |之| | |对|
 讲| | |,|是| | |。|务| |人| | |名|政| | |常|们| |中| | |人|
 真| | |你|﹃| | |这|之| |生| | |泻|客| | |识|必| |。| | |权|
 话| | |有|无| | |是|急| |经| | |一|用| | |作|将| |人| | |、|
 不| | |不|权| | |中|是| |验| | |己|真| | |对|摧| |必| | |人|
 是| | |说|势| | |国|扩| |,| | |之|理| | |。|毁| |须| | |道|
 新| | |话|者| | |新|大| |分| | |愤|的| | |不|恐| |恢| | |、|
 闻| | |的|的| | |闻|公| |享| | |谋|名| | |要|怖| |复| | |人|
 从| | |权|力| | |从|众| |人| | |一|义| | |和|和| |对| | |性|
 业| | |力|量| | |业|知| |类| | |己|打| | |良|谎| |人| | |和|
 人| | |,|﹄| | |人|情| |文| | |之|击| | |心|言| |类| | |人|
 员| | |但|。| | |员|权| |明| | |利|真| | |作|编| |的| | |味|
 


 总|哈|,|借|!|请|和|谋| |同|恶|荒| |和|的|在| |们|已|所|这| |在|的|
 书|维|就|此| |我|镜|。| | |习|谬| | |将|自| | |久|有|是| | |最|
 记|尔|像|机| |们|子|北| | |以|的| | |来|欺| | |。|的|一| | |高|
 胡|1|让|会| |从|中|岛| | |为|岁| | |,|欺| | |恐|问|条| | |准|
 萨|9|大|,| |现|的|的| | |常|月| | |回|人| | |怖|题|高| | |则|
 克|7|地|我| |在|历|诗| | |,|感| | |望|的| | |无|就|压| | |,|
 的|5|回|呼| |起|史|说| | |那|到| | |过|道| | |处|是|线| | |而|
 公|年|到|吁| |就|,|‥| | |么|不| | |去|路| | |不|,|。| | |是|
 开|在|我|‥| |要|成|﹃| | |我|可| | |,|上| | |在|我| | | |底|
 信|︽|们|让| |对|为|我| | |们|思| | |我|越| | |,|们| | | |线|
 ︾|给|的|真| |这|同|们| | |就|议| | |们|走| | |谎|在| | | |。|
 中|捷|脚|话| |样|谋|不| | |是|。| | |一|越| | |言|恐| | | |然|
 说|克|下|回| |的|。|是| | |迫|如| | |定|远| | |无|怖| | | |而|
 过|总|!|到| |局|﹄|无| | |害|果| | |会|。| | |处|和| | | |极|
 这|统| |我| |面| |辜| | |我|对| | |为|相| | |不|谎| | | |其|
 样|暨| |们| |感| |的| | |们|盛| | |这|信| | |在|言| | | |可|
 的|共| |的| |到| |。| | |自|行| | |个|在| | |┃|中| | | |悲|
 话|产| |生| |可| |早| | |己|的| | |疯|不| | |┃|迷| | | |,|
 ‥|党| |活| |耻| |已| | |的|邪| | |狂|久| | |我|失| | | |现|
 


  | | | | | | | | | |︵|┃|﹄|但| |,|的|密| |秘|完|生| |﹃|
  | | | | | | | | | |2|┃| |终| | |在|的| | |全|命| |如|
  | | | | | | | | | |0|这| |有| | |侵|小| | |阻|不| |果|
  | | | | | | | | | |0|也| |一| | |蚀|河| | |止|能| | |
  | | | | | | | | | |5|肯| |天| | |这|仍| | |。|被| | |
  | | | | | | | | | |年|定| |它| | |深|在| | |在|永| | |
  | | | | | | | | | |4|会| |会| | |层|慢| | |惯|远| | |
  | | | | | | | | | |月|是| |发| | |‥|慢| | |性|消| | |
  | | | | | | | | | |2|我| |生| | |这|流| | |和|灭| | |
  | | | | | | | | | |8|们| |‥| | |可|淌| | |假|,| | |
  | | | | | | | | | |日|的| |那| | |能|,| | |象|则| | |
  | | | | | | | | | |于|未| |深| | |是|缓| | |的|历| | |
  | | | | | | | | | |中|来| |层| | |一|慢| | |深|史| | |
  | | | | | | | | | |国|。| |会| | |个|而| | |层|同| | |
  | | | | | | | | | |广| | |开| | |很|不| | |底|样| | |
  | | | | | | | | | |州| | |始| | |长|为| | |下|也| | |
  | | | | | | | | | |︶| | |断| | |的|人| | |,|不| | |
  | | | | | | | | | | | | |裂| | |过|注| | |一|能| | |
  | | | | | | | | | | | | |。| | |程|意| | |条|被| | |
 


 

我们需要怎样的互联网企业

读横戈文章有感

在这个高速变化的年代,我总觉得互联网行业的小公司更有生存的资格。

我始终认为互联网行业应该是小公司居多的,出现100人以上规模的中型,甚至几百人的大型企业,是不太正常。你有什么理由需要那么多人呢?注意,这里我说的是互联网企业,并非软件企业或高科技企业。

我所了解的几个人数较多网络公司,其中大部分人是市场和销售,另一大部分人是编辑,很少很少一部分人是技术,这在传统行业中是正确的不能再正确的模式,但,互联网,真的需要这么多人吗?

人多的一定是劳动力密集型企业,而不是技术密集型。除非你的业务真的做到了像google那么大。

互联网企业都会经历一个创业->发展->爆发->? 的过程,这个?是未知的,有的成了巨无霸,有的就干脆死掉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未来恐慌,尤其是那些100人以上规模的。上一次寒冬饿死了很多人,只有 生存能力强的企业活了下来。下一次寒冬什么时候回来?天知道。当寒冬来临的时候,一个10个人左右的公司很容易活下来,也很容易转型,100人规模的怎么 办?裁员是一个办法,但他们靠大量劳动力完成的工作,一旦裁员,后面怎么办?正常业务恐怕就要停止了。这很可怕。冬天永远回来,这是自然规律,谁 也逃避不开。

技术,技术是解决问题唯一方法

互联网本身应该是个高科技企业,但不幸的被国内很多公司搞成了劳动力密集型。但我认为最终的成功者还应该是一个技术型企业。我理想的互联网企业是这样的: 10个人左右,至少1/3的技术人员,不要那种苦力型的技术人员,要高明的,接受能力强,热衷于学习,热爱互联网的创业型人才,所有人的关系是合伙人模 式。一个这样的团队是高效而有力的。而这样的团队相当节约成本,用句俗语说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甚至,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这样的团队连固定办公 地点都不需要,大家都在家办公就可以。定时开会或是干脆skype就好。这样的团队没有太多的销售人员,靠的是口碑,六度分割,信誉,也许他们没有大公司 那样的名声,但是他们可以“闷声大发财”。别人靠大量人工堆出来的东西,他们用技术来实现。

这样的公司多起来,才是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真正成熟的时候。现在,当我看到一个个拿着1,2k薪水的编辑辛辛苦苦的粘贴文章的时候,我觉得这只不过血汗工厂的另一种模式,我们的廉价劳动力,还能用多久?


April 29, 2005

[firefox扩展]ScrapBook 网页抓取插件

ScrapBook是用于网页抓取的firefox扩展。他是用来替代浏览器本身的save as功能的,save as保存下来的东西通常不完全,而且保存速度也比较慢,这个工具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他不会放过页面上任何一个连接。下载之后的管理功能也很强大,值得 推荐。

 

http://amb.vis.ne.jp/mozilla/scrapbook/

-------

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众的心态是复杂的,很多事情,稍不留神好事就成了坏事。
donews 5周年庆典中,edong.com打算赠送每个参会牛友一个域名和一个300M的空间,挺好能成为多赢的事情--用户得到实惠,donews和双方联系更紧密,edong得到了用户资源,吸引了潜在用户。

本来挺好的事情吧?真正操作起来就不一样了。当场人太多,edong计划的流程完全没办法走,转天edong发过几个帖子说明后继的操作办法,据我看来繁琐的很。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多少人拿到了这份礼物,反正我是没要的。好意心领了,这份折腾暂缺是折腾不起。

edong挺冤的,大老远来到北京,恐怕连口水都没喝到就投入义工的工作,花了不少钱印制了资料和赠送表格,最后收效并不好。我相信edong是打算做好这件事情的,他们设计的流程很清楚,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其实,我觉得做事情之前要想清楚,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套在这件事情上,edong可能获得的利益我看来大概有以下几种:1 给朋友个面子,donews邀请,就去参加,花点钱无所谓。 2 做一次宣传活动,在会上讲讲话,让大家落个耳熟 3 拉一批用户,今年是免费的,1年后就要收费了,我想如果用了这个空间,这1年没出什么大问题,大部分用户是要续费的,而且不出意料的话,他们还应该带来更 多的用户。

我不知道edong到底是要做到那种情况,不过,如果选择3的话,edong的做法一定程度上比较失败。反正是要送的,送了也不亏,何必不印制好带有续列 号的申请表格,传真回去就有效,和普通的申请域名购买空间的方法一样呢?另外,最好做一个新的注册程序,不要和现有用户混用,这样就不会出现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7/77353.html 这类情况,如果处了,窃以为公司吃点小亏,广结良缘的好,好的口碑传起来难,坏的声明传得很快。如果开发注册程序有困难,也可以人工操作,反正最多也就几 百个人。可惜,edong不是这样做的,最终现在弄得比较乱,不满的人比较多。可惜了。有人说edong处处透着上海人的精明劲,我看他们真挺冤,够精明 就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总之一句话,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三思而后行比较好,虽然公共情绪实在是个很难琢磨透的东西,但“让用户简单”这个方向总不会错。如果1分钟就能得到这份赠品,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喜欢的。

April 28, 2005

摘文两篇

http://www.jfdaily.com/gb/node2/node142/node200/userobject1ai891956.html
 

http://www.jfdaily.com/gb/node2/node142/node200/userobject1ai888779.html  

已被删除

 这里有一篇转载的

http://anti.blog-city.com/read/1231414.htm 

April 27, 2005

开放还是不开放,这是个问题

  skype免费魔法表情被QQ封杀 ,现在还没有官方消息证明此事,不过http://www.cnskyper.com/ 已经无法访问了。无论这事情是真是假,开放和不开放的思路之间早晚要正面交锋。

     QQ是典型的不开放思想,所有东西都不开放,如果用户想在QQ上面做点东西,首先要获得许 可或是入门资格,说穿了也就是先拿钱来。

    skype不一样,api都开放出来了,skype本身专注于一点,无论是周边,硬件,还是附属的程序和新鲜好玩 的功能,skype本身都不做。这些都留给第三方。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尽管展现他们的想象力和创意,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创意技术俱 佳的团队或个人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利润。可以认为skype开放了一个带有语音功能的p2p平台。这种开放的思路有点像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但事实上用户开 发的插件越多,这个平台本身的含金量就越高。难以想象,如果没有无数的扩展和插件,firefox会有多少人愿意用。

    这几天blog圈子里面对"web 3.0"讨论颇多,可见开放慢慢成为强大的力量,也许将来某一天,靠把其他5,6家网站的api连接起来打包成新的服务也能获得利润,那简直太美妙了。

    说到这里,想起来腾讯曾经借助法律手段封杀了linux上面的兼容QQ协议的开源通信软件,挺可惜的。

April 26, 2005

周鸿祎和3721

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刘韧的blog中提到“我曾经在我的blog上写道:昨天我和郝玺龙谈到,我可以接受“坏人”,但我我受不了“伪君子”。不 知道他怎样分,怎样通过多次分类,将最虚伪的伪君子展现在最前面,让大家一眼认出。下次问问。” 我也是个能接受坏人也不能接受伪君子的人。

donews聚会之后,和刘韧聊天的时候,我说对周鸿祎颇有了些好感,虽然我既不认同3721和他的推广方法,也不认同周鸿祎否定don't be evil的言论,但是这个敢于承认自己“不干净”的直率的人,我还是欣赏的。其实,说到黑不黑,我觉得IT行业都不算黑,虽然手法未必正经,但就算是我最 厌恶的3721,比起任何一家物业公司或是房地产开发商的黑都差得太远太远了。

周的不做伪君子的论点我是赞成的,但,我觉得他应该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现在3721/yahoo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公司了,也不必再为收入发愁,如果到 这个时候仍然和当年一样,用着不入流推广方法,拉着一大堆成天想着作弊做流量的个人网站作联盟,这就比较可笑了。不说别的,至少我希望3721能够提供一 个真正有效地卸载程序。

这个问题上,百度作的比3721好。当年百度工具条和后来传说的陷害google的手法也不怎么见得光,但现在,百度正在逐步扭转其负面形象。这1年中,我感觉百度越来越好,似乎没有做什么伤害用户利益的事情。这很令人欣喜。

其实,周鸿祎肯定也很郁闷,当初cnnic折腾3721的时候,你们这帮人为什么不去大骂毛伟呢?


哪里来的不法分子

本来发誓再能用世界语正常的写作之前,不想写时评了。但是这次还是让我忍不住想说两句。

 读新闻:http://news.163.com/05/0426/10/1I8O8RP30001124S.html#0

发现竟然又是不法分子在搞破坏。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真是危机重重,四处都隐藏着不法分子和敌对势力,稍稍给他们点机会,他们就跳出来和人民做对。这次是这样,黄金高的事情领导们不是也这么说吗?

虽然今天天气挺热,但我还是有点冷,谁知道周围那个人是不法分子呢?也许就是你的朋友和家人呢。真可怕。

哎,坚决支持对不法分子打击到底。我看抵制日货这事情也就算了吧,没看到,都是不法分子趁机捣乱和煽动的,咱还是改抵制国货吧。

javascript 代码格式化工具

寻找一个能够格式化javascript代码的工具。

首先找到了sourceformatx 很不错,不过要收费,否则就不能格式化大于8k的代码。188元,太贵了。继续找

 从http://www.thedance.net/~roth/CAC/BEAUTIFIERS/code_beautifiers.html
这篇文章中找到了 Javascript Code Improver 一个免费的工具。他很简单,只有这一个功能,不过,足够用了。

 

-------

aardvark 一个有趣的firefox插件

http://www.karmatics.com/aardvark/

这个插件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主要功能就是对页面元素进行控制,可以察看页面元素的属性,可以删除某个元素,可以查看某一些元素的源码,可以改变背景色,总之是强大的很,作和web相关的开发工作的朋友可以试试看,相信对你会有些用处。

April 25, 2005

donews 5周年上看到的有趣广告

 

   

看到这个广告的时候,我觉得海量这个广告做得真不错,“够海量才够份量”,恰好表达了海量作为搜索引擎和数据智能分析和挖掘的重要性,也点出了海量这个名字。

谁知道,仔细一看发现这个广告竟然是sohu的。sohu要表现什么呢?没想明白。

个人站长们都喜欢的猪

个人站长都喜欢的猪

有人说,个人站长都比较喜欢3xxx,都喜欢周某人。我看这正好说明了所谓个人站长的低价值。

高春辉曾经说到过作弊的问题,其实周某人所谓的帮助个人网站发展只不过是让大家更容易作恶。总体来说,我不认为这种趋势对于中国网络环境有利。所谓的活的滋润的个人站长中的那95%的人愿意用各种手段去赚钱骗钱,恐怕如果有只猪能给他们拿出钱来,他们也立刻会说喜欢这只猪。

其实,作安利挺赚钱的




April 21, 2005

donews 5年的三言两语

1 如何知道donews的

很有趣。那几年,我定了一份中计报,家里放了厚厚一大摞(现在还在天津的家里呢)。

其中有个人物的专栏我很喜欢,没记错的话应该叫做人物白描。那是刘韧的专栏。当时感觉刘韧是个非常优秀的记者,一期一篇,一篇一个人,不温不火,但每一篇都有些东西。

人物这个专栏一般都是正面的,这我也喜欢,每个人都有其优秀的一面,挖隐私是娱乐记者的事情,而我们需要的是学习优秀的东西。因此,我一直说,刘韧的东西好看。某一天,给别人介绍这一系列的文章的时候上网搜了一下,结果找到了donews。

2 当年的donews

当年的donews没多少人,也没广告。我没注册,就趴在上面看东西,刘韧的文章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以后这地方我就常常来了。当时donews有两个分类 --记者和程序员。后来我以程序员的身份注册了。我喜欢这个称谓。当年的donews人虽然少,但文章不少,第一批用户应该都是名家了,看这个地方比看中 计报过瘾。我注册的时候大概是donews的第一年。

3 巧合

大学时候我有个师兄,是我的好朋友,他叫许扬帆。大学毕业之后一度失去联系,后来偶然又联系上了。我问他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他给了我一个donews的连 接--他的专栏。这哥们已经在21世纪经济报道做起了记者,文笔和观点都十分了得。那时候我也读21世纪经济报道,但没想到上面那个许扬帆就是我认识的这 个。他鼓励我写点东西,当时正好自
由职业中,给别人做项目,时间相对自由,于是晚上无聊的时候我就开始写东西。许扬帆给我介绍了牛角尖,他给我开通了发表文章的权限,不过其实我并没有在 donews贴过多少文字,大部分东西都是写了直接丢给编辑发表了。但,donews对我还是颇有意义的,至少,许扬帆的专栏我时常在看,也知道他在忙些 什么,有联系的感觉令人很愉快。

4 刘韧 韩磊

怎么认识韩磊的记不清楚了。大概是我,大鱼,韩磊都在一个论坛上玩,其间故事颇多,写不过来了。反正我们是认识了,而且很多地方颇投脾气。后来韩磊来了北 京,后来韩磊认识了刘韧,这样我也认识了。某一天一起在川办吃了一顿饭。本来说好我请客,结果刘韧抢下了。回去的路上,和刘韧做一辆出租车,刘韧说,我就 是个地主,我弄一块地,请大家来玩,玩得好,也许有收成,有了收成你高兴的话可以分给我一点,就这么简单。是的,就这么简单,那一刻我觉得刘韧是一个特别 真诚的人。当时说话的语气我大概还记得,就是那种很高兴,很直爽的感觉。“这人很不错”,我心里说。后来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onews.com, donews.net,365key都坚持了这个原则,包括后来刘韧所提出的donews原则,都是这种精神的具体体现。当然,donews不可能完全没 有倾向,但我相信刘韧努力做到公平公正,在一个商业社会,难能可贵。我希望他事业成功发大财,一个优秀,真诚,善良的人发财,对社会和他人的效益远胜过其 他人。

5 广告

开始donews没有广告,后来慢慢多起来。其中也有我讨厌的3721的,更有我讨厌的盛大的。但是,对于一个我喜欢的站点,有了广告我觉得是好事,这证 明他确实具有价值,有存活下去的基础和能力了。很多人会骂广告太多,商业化太重,但是请别忘了活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6

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5年,我仍然认为刘韧的努力非常重要。他忙碌的时候,donews就冷清很多,他专注于此的时候,donews就不断提升。有人讽刺 donews是刘韧的个人网站,这又有什么不好呢?当年的网易也不过是丁磊的个人网站而已。希望刘韧能够坚持到底,做好donews,做大donews, 对于it行业,对于it从业者,这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5年,在it行业中可谓漫长,5年前我还在用一台k6-2的组装机,现在我在用ibm x40的笔记本,5年前我用电话线上网,现在adsl都不算快。就算donews是个个人网站,一个能存活5年的网站,一个为网友提供大量服务,一个对很 多人现实中的交往产生影响和帮助的网站,无论怎么说都是伟大而有意义的。我的上一篇blog中写过做事情很难,持续的做事情更难。就凭这一点,就值得向刘 韧致敬。 (说到这里,我觉得刘韧果然当得起名字中这个韧字,中计报的人物专栏也作了很多期,基本把中国的it人物写遍了。)


不多少说了,谨祝donews未来一路走好。

ps:全是一些私人的拉拉杂杂的记忆和感想,因此就放在自己的blog上吧。比起donews上面那些工整的祝贺和回忆文章,本文寒酸的很。不拿出去献丑了。

April 18, 2005

世界似乎与我的想象有很大不同

最近,因为某些原因,我对世界语发生了很大兴趣。

 

在寻找参考资料和学习方法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http://www.lernu.net/这个网站。这是一个教人们学习世界语的网站。

 

这个网站的内容和教程安排非常合理,简直是远程教育行业的典范。起初我以为是一些颇富经验的专家学者创建和维护的。但当我看到工作小组 介绍的时候,不禁令我目瞪口呆。首先,他们只是一些学生,一些和我差不多大,另一些人比我小。更令人惊讶得其中还有2位生活在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不过我始终认为那是一个战乱,贫穷和落后的地方。真不知道是我理解错误,还是世界本来就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一直认为志愿者大多是来自美国,加拿大,欧洲某些富裕国家。按照我对开源软件的理解,这应该是在正常生活不太成问题的情况下进行的一种活动。

 

我始终认为中国的生存环境虽然不算最好,也算不得最差。lernu确实让我震惊。也许是他们生活比我们快乐,也许是中国并没有我理想中的那么好。也许某一 天我也能看到来自于越南或是泰国的志愿者团队。虽然我更希望能看到中国的。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心情,我很想做点什么,但总觉得力不从心,就算信誓旦旦打 算完成的firefoxtips都没能翻一完。天知道我在干什么了,为生活而努力?

 

tiny和我经常聊到等我们生活能够比较稳定的时候,能不用天天忙忙碌碌上班的时候,就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参与开源项目,去做志愿者教孩子们计算机知识,但,我已经25岁了,这个目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而lernu的同龄人们却做得很好。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