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ust 2004 | Main | December 2004 »

November 26, 2004

Friends don’t let Friends use IE

from:http://dark.supercn.net/2004/11/05/44/
很有趣的一张图,建议广泛传播给目前还在使用IE的朋友。





November 25, 2004

微软重回政府采购,玄机在哪里?

有消息称,这次北京政府采购,阔别三年的微软再次中标,国内软件厂商几乎全军覆没。顿时,一时间众说纷纭,说违法的也有,说背后细节难以说清楚也有,说暗存玄机的也有。更有说微软的公关能力令国内厂商望尘莫及的。

玄机在哪里?

如果非说玄机,其实我倒很想问问,3年前的国产软件大规模中标,是否有玄机?如果自己占了便宜就闭口不提,吃了亏就说别人有玄机,这种做法未免太不厚道。客观地说,政府一样是一个客户,凭什么就不能采购便宜好用的产品?

没错,政府确实应该优先考虑国产软件,但是也是要在不太影响工作效率的情况下。如果这些东西实在不好用,那么,买来做什么用?电子政务了,效率反而降低了,难道政府就是这种冤大头吗?

与其盯着玄机,不过先看看台面上面,多看看自己的软件,给了别人什么,让别人付出了什么,然后再来说台面下面的事情。

这三年,你们在做什么?

这句话是我一直想问的。这三年,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从中文两千和中科红旗的主页上,似乎可以看到他们还在更新着产品。但似乎就是修修补补而已。三年前中标获得的利润,已经不小了,不知道被用在了那里,是否用于产品的研发投入?从现在的产品和3年前的变化来看,这种小小的提高,恐怕是几个爱好者几个月都能做的事情,不需要这么所谓掌握“中文处理核心技术”的一大群博士硕士们花费3年去做。

我很想问问,红旗linux到底有什么特点?比red hat好在哪里?比slackware呢?比Debian呢?比knoppix呢?这几个linux发行版也都是小公司。占有率超高的slackware甚至就是一个人在维护的。如果一个投入了千万研发资金,且几次中标大单的公司,做出来的产品没有什么核心技术,尚且比不上一个人维护的一个linux发行版的话,是不是也过于讽刺了?

国产比较著名的嵌入gui库minigui,最初的开发者只有一个人,不知道这些公司看到这些个人们的成就是不是会觉得脸红?

微软的命门在那里

所谓天下没有破不了的武功,就算是传说中刀枪不入十三太保横链功夫,也有个肚脐眼这个命门。那么,微软到底有没有弱点?

事实上,所谓有,也所谓没有。首先微软是个大公司,微软要做的事情太多,必然不能专一。微软花费的成本太高,且效率并不高。一个足够强的小团队,不需要多少钱,就能以非常高的效率在某些领域做出来非常强大的产品,这从微软不停的和一些小公司打官司就能看出来了--微软也认为他们具有威胁。

按照我们政府对国产软件的支持力度--至少3年前的支持力度很强,其实,看中文两千主页的大事记就知道,这3年中,这些公司也并非颗粒无收,反而是不停的中标,每年至少有一个大单。这样的收入和支持力度,他们怎么就不能翻天覆地地做出来些东西呢?三年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有国产软件公司老总说:“政府让我们做到微软的水平是不现实的,如果政府说要做到和微软一样的水平再采购,那通用软件这一块可真的就不用做了”

没错,微软确实强大。但是别忘了office中有多少功能是大部分人用不上的。微软需要考虑全球市场,需要让产品适应多少个国家多少人多少种情况。而,国产软件厂商们,只要让产品适应中国,其实只要让政府办公顺畅就足够了。这其间的差距是相当巨大的。如果集中优势兵力,只攻打这一点,最后还是比不过人家,那真够糟糕。

看看这条新闻:“TurboExcel速度是Excel的几百倍 微软诉其侵权”,难道国产软件厂商,就不能做到吗?就算做不到是excel的几百倍,那么,十倍总应该可以吧?要知道,TurboExcel也没有大把的博士硕士和大把的资金啊。就算是做不到10倍,那么易用性做得再好一点,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吧?三年的时间呢!

说到微软和国产软件,我总想起来一个故事:狮子总也追不上羚羊,于是问羚羊为什么能跑得这么快,羚羊说:“你是为了一顿饭奔跑,而我是为了生命而奔跑。”

实际情况呢?为一顿饭奔跑的微软获胜了。我看这个故事应该改成这样:有人帮了羚羊一下,羚羊飞快的跑到了前面,有钱有闲了,干脆躺在路边睡大觉。而狮子一直没放弃,终于超过了羚羊。这还是狮子和羚羊的故事吗?我看应该改名叫龟兔赛跑了。

总之,我觉得,这次的失败不能算失败,玄机之类,也大可不看。三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如果现在卧薪尝胆,做一只好的羚羊,我相信,三年之后仍然有机会。其实,在这三年之中,也有无数的机会等待着他们。何必如此怨天尤人。真金是不怕火炼的。如果是凤凰,那必将浴火重生,如果是野鸡,那么死掉也就死掉了。

November 18, 2004

别了,codelphi

blog.codelphi.com搬家的那几天,我有非常强烈的的感觉,打算在另一台服务器上装一个blog程序。我想不出什么理由,不过,既然有想法,就装了--就是现在这个pebble。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一直不明白。后来只好对自己说是.text的扩展性不强。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再也上不了codelphi了。古怪。

tracert一下,这段结果非常有意思

8 <10 ms 10 ms <10 ms 202.106.193.178

9 <10 ms 10 ms 10 ms 202.108.46.14

10 <10 ms 10 ms <10 ms 202.108.47.74

11 10 ms 10 ms 10 ms 61.135.148.162

12 20 ms 10 ms * po3.bas2.cnb.yahoo.com
[202.165.96.202]
13 * * * Request timed out.

14 * * * Request timed out.



再加上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现在codelphi.com放在了yahoo也就是3721的机房。我就是被他们的防火墙屏蔽了。据传说因为我的ip他们认为是cnnic的。而3721是屏蔽了所有cnnic的ip的。开始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今天发现我们公司都上不去。有意思。看来城门失火,被殃及的池鱼还真不少。



罢了,网络之大,何处不是家?但是对于热爱过,守护过,为之努力过争吵过的codelphi,看来只有永别了。

November 14, 2004

周六,机器人展

昨天到农展馆看了2004中国国际机器人展览会。

本以为能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谁知道平常得令人不敢相信。也许是去的时间不好,很多东西没有人演示。但剩下的东西还是很令人失望的。

1 一个据说能踢球的机器人。其实就是一个桶状的东西+轮子+一台笔记本来进行控制。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用遥控汽车代替它。难道用计算控制是很强的?本来用单片机控制的好好的,干吗要换成计算机啊,而且还是装了xp的计算机......

2 说了遥控汽车,那边还真看到不少遥控汽车。。。。这东西能叫做机器人吗?

3 问答机器人。这个我没看到,是tiny给我描述的:展示人员拉过来一个小孩,问机器人:你看这个小孩是男是女?机器人回答 “男”。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太强了吧。。。除非里面装了个x光机,然后用模式识别。。。。

4 仿生机器人。 是一条蛇,扭来扭去的。初看比较吓人,仔细一看,只有一个动作。看起来比较吓人的原因是橡胶做的蛇尾巴和舌头比较逼真,这个东西放在玩具展,可能更有价值。

.................实在不想说太多了。

其中唯一比较有价值的,大概应该算一个跟踪系统,就是一个摄像头,锁定目标之后会一直盯住目标,无论怎么晃动车身,这个摄像头都会盯住目标。用来做稳定系统什么的似乎不错。

另一个馆中有一些日本机器人。比较令人震撼。2个机械手臂,一个拿着要焊接的材料,另一个在材料上进行非常细致的焊接。非常准确,误差很小。另外一个进行电弧焊的也不错。总的来说,感觉2个馆简直就是2个世界。这种差距实在令人震惊。技术本身的差距,尚且有希望追上。但如果都搞一些所谓的“问答机器人”,搞一些玩具蛇拿出来当作机器人,恐怕永远也没有希望赶上别人。

日本的机器人给了我很大的压迫感。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这些机械手臂加上武器,装上轮子,战争中会带来多大的伤害,想想就令人心寒。

November 9, 2004

新家的第一篇

事实上,我是非常厌烦.text的系统了。初用上手容易,但是常用的话,就会发现扩展性非常糟糕--很像ms的大部分产品。

不过,codelphi一直是个不错的地方,我也舍不得搬家。最近暂停3天,让我有了点无聊的时间收拾我自己这个地盘。再多个新地方也不错。

这个blog最大的好处:扩展性非常好。功能极强,同时有desktop的程序和j2me的blog程序,用起来很爽,而且是生成页面形式的,速度很快。这也是让我决定搬家的原因之一--.text实在无法满足我日益增长的blog需要了。

不过,短期内肯定还是两边同步更新的。虽然我比较喜欢这个系统,可也不能把原来的家丢了--还好,我只有1个blog,不像tinyfool那样有n个。。。。

这个系统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太适合多人blog。但是适合团队blog。 主要还是用户管理的问题。pebble是依靠于tomcat得用户管理的。不像很多系统那样在数据库里。这样就给修改密码什么的造成很多麻烦。难道要搭配tomcat admin一起使用?我想有时间,我会把他移植到数据库里面的。总之,好处坏处都有,不过为了自由,扩展性强,还是值得尝试的。

about me:
me.jpg
CC License. Some rights reserved.
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本站之所有未作特别说明的内容均使用 创作共用协议.
POWERED_BY_MT_3.2